探索频道首页 >> 隐匿动物 >> 奥古普古水怪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7-01-12 17:41:10 作者:杨鹤林 来源:化石网 浏览次数:7589 文字大小【】【】【


一、移民的噩梦

1860年的一天清晨,积雨云把太阳挡在了加拿大这片无尽大陆的上空,朦朦的几丝光线带着薄雾撒下来,总算给原始森林带来些许明亮。奥卡纳根湖也在四周密不透风的针叶林中开始露出了真容--宁静、祥和,小草戴着露水皇冠悄悄抬起头来,森林倒影在蔚蓝的湖水中,让人一时迷糊起来,搞不清哪片儿是天,哪片儿是地。

今天对于约翰·麦克杜格尔(JohnMcDougall)来说可不是个观光的好日子,他必须尽快去给湖对岸的约翰·阿里森(John Allison)家送干草。昨夜麦克杜格尔就没敢睡死,迷迷糊糊终于熬到窗外发白,他狼吞虎咽地消灭了几块松饼,又灌了一口咖啡,便匆匆把打好包的干草扛上一匹老马,自己跨上另一匹马,告别家人出发了。在马背上颠着,麦克杜格尔来到了奥卡纳根湖边,他把干草包甩上早已准备好的独木舟,再将两匹马的缰绳系在舟后的铁环上,便推着小舟下水了。

独木舟静静地滑过水面,马儿跟在后面游着。麦克杜格尔一边机械地划着桨,一边想着千里之外的波托马克河,那里的形势已经是山雨欲来,百万大军剑拔弩张,战争看来势不可挡,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从中发一笔小财?麦克杜格尔想着想着倒有些开心起来……突然湖面隆起一圈波浪,把独木舟都冲得摇晃起来,约翰一惊,刚回头张望一眼,就看见湖水深处涌出无数水泡,有个黑糊糊的影子从阴暗的深处显出来!麦克杜格尔只觉得一股寒气直冲脑门,小舟后面的两匹马也撕心裂肺地鸣叫起来,"咕咚"一声,那匹老马瞬间便沉入了水里,就像被漩涡吸进了无底洞一般,湖面立刻沸腾起来,水花仿佛喷泉四处乱飞,麦克杜格尔觉得自己不是在湖里,而是置身滚烫的开水之中!说时迟那时快,第二匹马也被拖进了湖水下,水灌进它嘴里,连最后一声哀鸣也浑浊得听不清楚了,麦克杜格尔看见马儿那双大眼分明是在盯着自己,眼睛里满是濒死的绝望和战栗。不好了!缰绳被水底那个魔物扯得紧紧的,连独木舟都翘了起来!麦克杜格尔在极度的惊慌中抓起小刀就割缰绳,水已经从船尾漫进舱里了,麦克杜格尔拼命割着绳子,他已经感到水下那团黑影近在咫尺,一张血盆大口就要咬到他的手了--上帝啊,快断啊,终于断了!麦克杜格尔一个翻身,抓起桨便发疯地划起来,人到危急时刻总有使不完的力气,独木舟如箭一般飞驰,终于安全抵岸。约翰如脱兔一般从小船里蹦出来,拔腿狂奔,跑了一两百米才敢回头看看--森林倒影在蔚蓝的湖水中,独木舟在岸边轻轻地摇曳,什么也没有。麦克杜格尔觉得两腿一软,整个人瘫倒在地上,汗水如几百只蚂蚁一样从脑门上爬下来。难道是我在做梦?他恍惚起来,却分明看见独木舟上,还系着两条断绳……

在加拿大早期殖民期间,经常有湖怪的报道,这是1872年9月30日《加拿大图文报》报道的新不伦瑞克湖大水怪

奥卡纳根湖位于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西南部,是一条细长形的淡水湖,全长169公里,有不少湖段深度超过1000英尺。早在白人殖民者于十九世纪中叶来到湖区之前,当地的萨利希(Salish)部落印第安人就已经世代相传一个故事,在奥卡纳根湖里有一只巨大的怪物,它居住在湖里一个叫做风暴点(Squally Point)的地方,这个地方在今天的基洛纳市附近。每次有动物游过那个地方,必会被一股神秘的水流吸进湖底。因此当地萨利希人从来不在风暴点跨湖航行,如果确实要在那里行舟,人们都要举行祭祀,将一些小动物做为牺牲投入湖中。即使是这样,他们在开始航行之前还是要小心翼翼地观察湖面,确信平安无事后才敢下水。正因为对怪物的恐惧,萨利希人把它称之为"N"ha-a-itk",也就是"水魔"的意思。当欧洲人来到这里定居后,对当地人的传说嗤之以鼻,认为纯粹是瞎胡扯。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逐渐发现,奥卡纳根湖里确实有着某些神秘的动物。上面讲到的约翰·麦克杜拉斯恐怖经历是最早期的湖怪记录之一,而由白人殖民者亲眼看见湖怪,则是在1872年(约翰·麦克杜拉斯并非纯正白人,而是白人与印第安人混血儿,因此当时的白人都不相信他的遭遇)。

加拿大地图,我标明了奥卡纳根湖的位置

真是无巧不成书,最早的白人目击者不是别人,正是前面提到的约翰·阿里森(John Allison)的太太,苏珊·阿里森(Susan Allison)。阿里森一家定居在基洛纳市郊的一个居民点,他们需要经常划船过湖去购置生活用品。1872年的一天,阿里森照常去购物,不巧的是一场雷暴袭击了奥卡纳根湖区,使得他没办法按时回家。苏珊眼看着天色阴沉丈夫还没赶回来,实在放不下心。她害怕是小船在湖里翻了,便冒着狂风暴雨来到湖边张望。苏珊沿着湖走了一段,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个黑糊糊的东西浮在水面上,她担心那是丈夫的船,便急急跑过去。还没走到跟前呢,那东西突然动起来,迎着大风和雨水往湖中央游去!苏珊呆呆地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怪物消失了才回家。幸运的是,阿里森先生在风暴后平安到家,倒是他对太太变得迷迷糊糊感到非常不解。苏珊事后向当地政府报告这件事,这成为最早的湖怪官方记录。

奥卡纳根湖区地图,图中的佛农、基洛纳和潘提顿都竭力吹捧自己是“湖怪老家”,实际上湖怪最常出没的地方是基洛纳市南部

[1] [2] [3]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Discovery/show-536-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