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类网首页 >> 腊玛古猿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7-01-12 20:12:05 作者:整理 来源:化石网 浏览次数:1751 文字大小【】【】【

  1980年12月1日,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云南省博物馆联合组成的发掘队,在禄丰县的石灰坝挖出了一个腊玛古猿头骨。这是世界上发现的第一个腊玛古猿头骨。12月21日,这消息一公布便引起了世界学术界的轰动。禄丰腊玛古猿化石的发现,证明了我国西南是人类起源的重要区域之一,并为今后在云南等省星罗棋布的第三纪褐煤层中寻找早期人类的祖先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有人作过这样有趣的计算:地球以及人类的全部历史压缩到一年之中,这一年的每一秒钟等于地球历史的140年。那么现有人类最早的祖先诞生于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即第365天的18时30分左右。现有人类有文字的历史出现于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分钟,即23时59分30秒前后。以英国工业革命为标志的现代文明所占比例还不到2秒钟。
 
  这个计算使我们深切地体会到人类历史的短暂和渺小!

  可是,对于以数百天计年的人类来说,几十万年、几百万年前发生的与自身有关的事,仍是一个巨大的计年数字。人之所以比地球上任何生命形式有理智,就是他不但珍视自己的生命旅程,同时关注其他生命形式的旅程。站在时间的某个点上,人总是瞻前顾后:回眸过去,展望未来。居于这样的原因,禄丰古猿头骨化石的发现,才会使许多人牵肠挂肚,并为之激动和迷惘。

  发现有时候就在偶然的一瞬间,甚至让人没有心理准备。

  成昆铁路的修建为禄丰腊玛古猿的发现创造了必然条件。

  石灰坝位于禄丰城北9公里的庙山坡南坡,西侧是蜿蜒的西河,在田畴阡陌间,河西有中生代侏罗纪暗紫色地层,河东有前震旦纪昆阳群地层,表面是厚厚的风化壳,生命的秘密就藏在其中。1967年,成昆铁路要穿越禄丰县金山镇的甲科大队,在庙山坡推土填方时,褐煤层暴露出土。于是,1970年,金山镇在这个叫石灰坝的地方建立了小煤窑。在挖煤过程中,社员们经常拣到一些化石。1975年,一社员在庙山坡掘褐煤中发现了一批化石,便将化石送到县文化馆。馆里的工作人员从中拣出一颗似人牙的化石送到省博物馆鉴定,被专家们鉴定为古猿牙齿化石。这一发现揭开了禄丰古人类研究的新篇章,寂寞而名不见经传的石灰坝从此热闹了起来。

  腊玛古猿类型的下颌骨化石

  1976年11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云南省博物馆组成联合野外考察队,进驻禄丰石灰坝开展发掘工作,在褐煤层中,考察队发现了一个腊玛古猿类型的下颌骨化石,徐庆华等人认为:“它是目前国内外已知的同类标本中最完整的一个,而且在形态上具有新的从猿到人的过渡性质。”学者们认为,这一发现对探讨人类起源的理论具有重大的意义。和下颌骨一起出土的还有大批的哺乳动物化石。学者们把石灰坝褐煤层确定为上新世早期。并对发现的下颌骨进行了如下描述:“这个新种在腊玛古猿属中不同于其他种的特征是:下颌齿弓呈规则的拱形,下门齿与颊齿的大小,相对来说,不像其他腊玛古猿种的门齿那样窄小,而与人属的早期类型相当;下犬齿低小,在齿冠唇面的后缘嵴基部有一个小附尖;下第三前臼齿已完全分化为双尖型,齿冠轮廓呈三角型;有明显的颊面前齿带;下第四前臼齿轮廓呈菱型,具有臼齿化的倾向,即根座的后缘有分裂为三个很小的下内尖、下次尖和下次小尖的趋势;下臼齿比较短宽,咬合面的皱纹稍显复杂;下第三臼齿有下后附尖和第六臼尖,但没有颊面齿带和小坑。”

  学者们因此认为,石灰坝发现的这块下颌骨“为这一新属种提供了下颌齿形态比较完美的模式。这个下颌骨最引人注目的特点是它的齿弓呈规则的拱形。”“下第三前臼齿具有最典型的从猿到人的过渡特色。”从而得出三点结论:石灰坝下颌骨“在牙齿的形态和尺寸方面显然属于腊玛古猿类型,但是它又与其他的种有些重要的差别”,定名为“禄丰腊玛古猿”;禄丰腊玛古猿在形态上显示出比其他已知的腊玛古猿标本更接近人属的性质,可以认定为是中新世晚期至上新世早期的人科成员中最接近人属的一个过渡类型;禄丰腊玛古猿化石的发现,进一步证明了我国西南是人类起源的重要区域之一,并为今后在云南等省星罗棋布的第三纪褐煤层中寻找早期人类的祖先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徐庆华等人的结论后来被进一步的证实与发展。

  1980年第四季度,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云南省博物馆再次组成联合发掘队,在石灰坝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发掘工作,采集到了比较丰富的腊玛古猿、西瓦古猿和其他动物的化石。而这次发掘最重要收获发生在12月1日:挖出了一个腊玛古猿的头骨!这是世界上发现的第一个腊玛古猿头骨,12月21日,这一消息公布以后,轰动了世界学界。此后,发掘队又在沉积块中修理出一具腊玛古猿头骨。研究表明:禄丰腊玛古猿“颅顶比现代猿为圆隆,表面光滑,颞嵴从左、右眶上圆枕中部起始,前部粗壮,向后逐渐变弱,在颅顶中部稍后处两嵴位置趋近,但不汇合,向后又逐渐分开。颅后部的定嵴较弱,项平面较为细致。面部较现代猿为短,颅底枕骨大孔的位置较现代猿为前”。专家们的结论是:“它可能是属于人的系统或人科而不是猿科”!

  石灰坝这个“小地方”让世界震惊了!

  1975年到1985年,在这块长不过50米,深不过5米的地层中,人们共进行了9次发掘,出土的古猿化石达741件之多。其中腊玛古猿的颅骨3个,下颌骨5个,颅骨破片4件,上下颌破片19件,上下齿列22件,单个牙齿329枚,指骨2根;西瓦古猿颅骨2个,下颌骨5个,颅骨破片2件,上、下颌骨22件,上、下齿列7件,单个牙齿321个,肩胛骨和锁骨各一块。这就是说,这个小小的石灰坝,这座平常得连当地人都会把它忘却的小山坡,创下了一个世界之最:从数量和质量上说,这里出土的古猿化石都居世界首位!这个小地方无法不引起世界的关注,它为探讨人类起源理论、确定人类发祥地在哪里等问题,都占有不可低估的位置。

  美国、丹麦等国家的古人类专家纷纷到这里考查,对腊玛古猿和和西瓦古猿之间的关系及其系统地位,提出了各种不同的见解。

  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这块暗紫色的土地,埋藏着人类祖先生存与进化的密码,是人类祖先们生活的乐园。站在这块土地上,面对这些丰富的化石资料,那个遥远的洪荒时代便会出现在我们的脑海中......

  石灰坝引发的争论至今也没有停止。

  徐庆华、陆庆伍、张兴永、郑良等人认为:禄丰腊玛古猿新种时代为上新世早期;云南西瓦古猿时代为上新世早期或后延至中上新世早期。吴汝康、徐庆华、陆庆伍认为,禄丰腊玛古猿和西瓦古猿是同一个种的雌雄个体,是性的同种二形,它代表向人和非洲猿类发展的一支。张兴永则坚持腊玛古猿和西瓦古猿是两个不同的属种,他与郑良、高峰三人建议,将中国境内原归为腊玛古猿属的各种类,另建一新属———中国古猿属,并将禄丰腊玛古猿重新订名为:禄丰中国古猿。而且认为,中国古猿属很可能就是人们正在苦苦寻找的人类祖先。

  1859年,达尔文那部伟大的作品《物种起缘》发表,探索了物种的起源和进化的规律,认为“自然选择”同样适用于人自身,给上帝造人的宗教神话以沉重的打击。1871年,他又发表了他的另一部巨著《人类的由来》,提出物种起源的一般理论完全适用于人这样一个自然的物种,认为人的生物体是从某些结构上比较低级的形态演进而来的,人类的智力、人类社会道德和感情的心理基础等精神文明的特性,也如人体结构的起源那样,可以追溯到较抵等动物的阶段,从而把人类归入科学研究的领域,实现了人类历史发展的空前突破。马克思主义诞生后,恩格斯运用辩证唯物论综合了科学的成就,全面地分析了从猿到人的过程,创立了“劳动创造人”的理论。

  腊玛古猿塑像

  近百年以来,虽然我们已经在地球的各个角落找到了丰富的早期人类祖先的化石,但许多问题仍然困惑着科学家们。古人类学家们发现,在距今400-800万年这段时间的早期人类化石资料几乎是空白,出现了“遗失的缺环”。1960年,英国人类学家利斯特.哈代提出了一种新的假说:空白时期的人类祖先不是生活在陆上,而是生活在海中;在人类进化史中,存在着几百万年的水生海猿阶段,这一阶段在人类身上至今留下许多“痕迹”,所有灵长类动物体表都有浓密的毛发,唯独人类和水兽一样皮肤裸露;灵长类动物都没有皮下脂肪,而人类却如水兽那样拥有厚厚的皮下脂肪;人类胎儿的胎毛着生位置与水兽接近;人类泪腺分泌泪液排出盐份,与水兽无异等等。哈代因此指出,地质史表明,400-800万年前,在非洲东部和北部,曾经有大片地区生活着一种海猿。几百万年以后,海水退却,已经适应水生生活的海猿重返陆地,它们就是人类的祖先。海猿历尽沧桑,在水生生活中进化出两足直立、控制呼吸等本领,为以后的直立行走,解放双手,发展语言交流等重大进化创造了条件。正是因为有了这一段历史,他们才超越了其他猿类,进化成为地球上最高等的动物。

  哈代的这一理论得到不少学者的支持。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生物学教授彼立克.丹通,把不同动物的生理特征进行比较,发现人类与所有陆生哺乳动物不同,而与水兽相似。一些专家则认为,人类的潜水生理相当出色,在古代猿人生活的地方,人们发现了一种有名的古迹:史前贝冢。这一堆堆的贝壳,是史前古人采食贝类的证据。人类是天生的潜水家,他们屏息潜水的时间远远超过其他陆地生物。人类在潜水时,体内会产生一种潜水反映:肌肉收缩,全身动脉血流量减少,呼吸暂停,心跳也变得缓慢起来,这与海豹、海鸭等水生动物潜水的反映十分相似。这种控制同时有意识地控制了呼吸,对呼吸的精确控制调节是人类发展语言的基础,没有这种在海猿阶段形成的控制呼吸能力,人类不可能发展如此复杂的发声方法!?

  我们知道,大约400-800万年前,人类最早的祖先,一种类猿的动物突然改变了自己的进化方向,直立起来,以更有效的方式活动,进而进化成人类。但是,它的“表兄弟”却与它分道扬镳,成为现代猿类。人们不禁要问:猿变成人这一奇迹是怎样发生的?学者们“众说纷纭”:

  A.人和猿是在第三纪的中新世开始分化的,腊玛古猿是最早的人类代表,而森林古猿属里的几个种,则是各种现代猿的祖先。从猿到人的关键是使用工具和学会用语言交流思想。
  B.那一段时间,地球气候变得干燥起来,森林大面积消失,古猿无法再呆在树上生活,只好下地来依靠直立行走,并制造工具谋生。
  C.古猿从森林移到大草原上来生活,为了不让草挡住视线,才直立行走。
  D.由于气温变化,大冰川来临,地壳发生了骤变,树木减少了1/3,野果供不应求,古猿被迫走出森林,拿木棒石块抵御野兽,用前肢来挖掘根块或捕捉小动物,逐渐向现代人类走来。
  E.所有解释都是猜测的,进化是一种十分奇妙的现象,是遗传信息在群体和世代中平衡、传递和改变的过程。
  F.达尔文的进化论应该修正:进化不是一个连续发展的过程,而应在长时期的相对稳定和突然发生的飞跃交替中寻找思路。人类进化成为地球生物中的强者,是一些基因的胜利。
  G.人类进化的动力是食物。食物和进食方式的改变,直接影响动物的进化。腊玛古猿生活在空旷的地区,具有扩大咀嚼面积用的较宽颊齿,并有很厚的釉质,将牙齿内部的较软部分盖住。这些优势森林古猿没有,因此它们的牙齿很快就被磨损掉。腊玛古猿籍此走向了人类。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在现代人的意识中,人类的起源、宇宙的起源、地球的起源并称三大起源之谜。也许,禄丰的石灰坝会给你若干启迪,你不妨也到这里走走看看,或者你能从中找到一种新的解释。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Palaeoanthropology/show-6102-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