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栏目首页 >> 琥珀专题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9-06-15 09:37:04 作者:飘飘何所似 来源:化石网 浏览次数:7185 文字大小【】【】【

摘要: (化石网/飘飘何所似)注意,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化石网/飘飘何所似。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唐诗中的琥珀的颜色,是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把美酒和乡愁联系在 ...

琥珀

(化石网/飘飘何所似)注意,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化石网/飘飘何所似。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唐诗中的琥珀的颜色,是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把美酒和乡愁联系在了一起。为什么琥珀会给人温暖的感觉呢?原来与翡翠、钻石、蓝宝石等矿物宝石不同,琥珀和犀角、珍珠、象牙、砗磲、玳瑁、珊瑚这些归入有机宝石,它们都是生物所产生的。琥珀接触到皮肤,不象翡翠、钻石等矿物宝石给皮肤一种冰冷的感觉,而是一种温暖的感觉。因此琥珀的淡淡的清香,结合上柔和的颜色,怎么不让人心旷神怡呢?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有琥珀枕,可以在安睡时摄取芳香;在中医上琥珀就有安神的功效,是治疗失眠的良药。琥珀的密度也非常小,可以在盐水中漂浮;但是它并不漂在水面,而是在水中半沉半浮;因此在古代的波罗地海沿岸,在暴雨之后的溪流中的沙地里可以拣拾到冲出来的琥珀。而直到今天,在前苏联的海岸上也有人在海边,河流入海口的地方从沙子里来淘选小块的琥珀。


琥珀的传奇故事


琥珀是由被子植物或裸子植物的树脂化石化后形成的。如果树脂不再柔软,它就被称为柯巴脂;柯巴脂只是琥珀形成之前的一个阶段,还没有完全石化。长期的氧化和聚合作用,柯巴脂获得了琥珀的物理特征。世界上柯巴脂的沉积广泛,特别是南美的哥伦比亚,许多柯巴脂被错误的当做琥珀出售。


古希腊科学家Thales把琥珀与丝绸摩擦,发现琥珀可以带有静电,吸附那些微小的物体比如灰尘和羽毛,英文的“电”(electricity)一词就是因此而来。人类最早将琥珀用于装饰的考古学记录是1万2千年前的旧石器时代,而在新石器时代则已经出现了加工琥珀的宝石作坊。当考古学家对不同的琥珀首饰的来源进行考证,可以恢复古老的贸易道路。


琥珀在中国古代传说为猛虎的魂魄的化身,也叫“虎魄”。宋代黄休复在《茅亭客话》中,记有老虎的魂魄入地化作琥珀的传说。明代的大药物学家李时珍也说:“虎死则精魄入地化为石,此物状似之,故谓之虎魄。俗文从玉,以其类玉也。”在中医上琥珀是疗疾良药,《名医别录》中将其列为上品,具有"安五脏,定魂魄,消瘀血,通五淋"之功效。在《汉书》记载,广西合浦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开端。在对广西合浦已挖掘的400多座汉墓中的陪葬品的研究发现,几乎每座都有种类繁多的舶来品。其中1975年出土的有用琥珀雕成的狮子、蜻蜓等工艺品;1987年出土的有大量琥珀以及具有外国风格的玻璃器皿,而这些东西并非中华本土之物,这些琥珀的来源很可能是欧洲的波罗地海地区。


由于波罗地海地区盛产琥珀,又靠近欧洲,因此在欧洲文明的历史上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琥珀是古老的贸易品,在古代的恶劣的交通条件下,体积小、价值大、方便携带的琥珀成为了优秀的贸易对象。从波罗地海出发,顺易北河而下,再沿多瑙河而上,古老的琥珀交易把许多欧洲国家联系在了一起,“琥珀之路”就象“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一样,成为了古老的文明交流的道路。“琥珀之路”首先沿水路从北欧的日德兰半岛出发,顺易北河而下,再从波美拉尼亚西部到奥德河;再到波希米亚,穿过波美拉尼亚到波兰中部维斯瓦河,进入黑海;然后登陆通过阿尔卑斯山脉东段的勃伦纳山口,进入罗马帝国的心脏——意大利。


在公元前一到四世纪,凯尔特人重建了古老的腓尼基人曾经控制的贸易之路。这个时期,琥珀从希腊、埃及法老墓、甚至英国都有发现。英国布莱顿的墓葬中曾发现一个著名的琥珀杯。但是在公元1世纪,罗马成了无可置疑的琥珀产业的中心。罗马人认为琥珀比那些采集琥珀的波罗的海的金发奴隶们都值钱!在荷马史诗《奥赛德》中也提到了琥珀,其中提到了一小块琥珀的价值比一个健康的奴隶还要高。在古罗马的尼禄(古罗马暴君)时期,Julianus曾经派了一支远征军专门到波罗的海沿岸搜集琥珀。他们带回了如此多的琥珀以至于某些舞台必须要用琥珀装饰才能使用,甚至用来捕捉野兽或者覆盖城墙的大网的每个网结都用琥珀。


黑暗时代在继续,一个社会动荡四处移民的时期开始了。到了公元12世纪,波兰的格但斯克港成为了琥珀产业的中心。基督教的传播使琥珀制作的十字架得以普及。


13世纪,在日耳曼人骑士组织的十字军东征之后,他们开始控制普鲁士和波罗的海的琥珀产地,以及琥珀制品的生产,比如带有基督教符文的珠子等。骑士们采用强权统治,任何被发现持有无基督教符文琥珀者都要被严厉的处罚,通常是——绞死!那个时代的印刷品通常将琥珀采集者与绞刑架相提并论,用来警告那些妄图把琥珀据为私有的人。


1701年普鲁士国王弗里德利希一世在加冕仪式之前,订做了几件波罗地海“海洋之金”——琥珀做的珍宝。在他结束加冕仪式返回柏林的途中,他突发奇想:要用琥珀贴满一座宫殿的房间。经过10年的努力,在1711年艺术家们终于在柏林宫殿的四层一个边上的房间中把琥珀房子建立起来,整个房间的墙壁上被分为12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是被琥珀镶嵌成的马赛克镶板组成。1716年俄国彼得大帝访问普鲁士,当他一进入“琥珀房子”的时候,激动的说不出话,显然他想得到它。当时普鲁士王国正同瑞典作战,作为一个缺乏自然资源的王国,普鲁士王国需要俄国作为盟军。于是普鲁士国王弗里德利希一世把琥珀房子作为礼物,把琥珀镶嵌成的马赛克镶板拆卸下来,送给了俄国沙皇彼得大帝。几经辗转,在1752年,琥珀屋子的镶板被安置在俄国的普希金市的叶卡捷琳娜宫中,同时又添加了一些木雕和24面威尼斯风格的镜子,当夜晚点起蜡烛的时候,整个房间光芒四射,仿佛进入了童话世界。琥珀房子在那里一直保存到二战的苏俄战争爆发,而在战火中希世珍宝琥珀屋子却象中国的“北京人头盖骨”一样,神秘的消失了。

[1] [2] [3] [4]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Special/show-6465-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