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擂台首页 >> 百家学说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7-02-23 12:31:23 作者:admin 来源:化石网 浏览次数:627 文字大小【】【】【

习性选择创造了长有棘刺的豪猪

马龙

北京市海淀区永定路56号  邮编:100039

 

摘要:习性选择,也称之为爱好选择,是指是指在生存力能够满足其生存的前提下,同一种群中的不同个体的器官由于存在某种与生死存亡无关的“无用”性状或功能等方面的差异,基于顺应自然的本能,导致其习性、爱好出现差异,并趋于根据习性、爱好的不同来聚群,根据习性、爱好聚群使得那些具有相同习性、爱好的个体在生长、发育速度等方面较为一致,并容易相互接近构成一个相对独立的生殖圈。由于出现了相对独立的生殖圈,习性选择会导致那些与生死存亡无关、但与习性、爱好有关的器官的性状或器官的功能逐渐开始有方向性地演化。

关键词:习性选择  豪猪

豪猪,又称箭猪、刺猪,在动物分类学上属于哺乳纲、啮齿目、豪猪科。豪猪在我国分布于四川、湖南、福建、陕西、云南、西藏等地,在国外分布于非洲、亚洲南部和南欧等地。豪猪体型较粗壮,身长70~80厘米,体重15~20公斤,全身长满棘刺。其在遭到狮、虎、豹等食肉类动物的威胁时,会迅速竖起棘刺,并用后脚拍打地面以威慑敌人。如果受到食肉类动物的进一步威胁,豪猪会将身体背向对方冲击敌人,用身上的棘刺发起自卫性质的攻击。

基于绝大多数的啮齿目动物的毛发都是用于保暖的软毛,我们有理由假设,豪猪身上那些又粗又硬的棘刺,最初应该是由其远古时代的祖先——始豪猪的柔软毛发演化而来的。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毛发刚刚开始趋于变硬的始豪猪,由于其毛发刚硬的程度要远远小于刺伤猛兽所需的阈值,这种柔软的毛发对于始豪猪起不到什么保护作用。因此,在始豪猪毛发在开始不断地趋于变硬的漫长岁月中,始豪猪是不能依赖那些尚未坚硬到足以刺伤猛兽的毛发来保护自己的。那些毛发刚开始变粗、变硬的始豪猪,在遇到猛兽攻击时,如果也像今天的豪猪那样竖起自己那一身依然很柔软的毛发冲向对方,其结果无疑会让自己成为猛兽的一顿美餐。由于毛发刚硬的程度没有任何保护用途,自然选择不能对始豪猪毛发趋于刚硬的性状产生任何作用。那么,现在豪猪那布满全身的棘刺,又是怎样从软到硬的演化产生的呢?

假设始豪猪在刚开始出现时,是数量相对较少、全身长满了用来给身体保暖用的柔软而浓密的毛发的一种啮齿目动物,并主要依赖快速奔跑和钻洞来躲避天敌。由于始豪猪的综合生存力能够满足其生存所需的阈值,令始豪猪种群的数量可以“一生二,二生三……”的增长。在不断扩大的种群中,受到基因突变因素的影响,种群中会出现毛发硬度差异较大的个体,其中少数始豪猪的毛发与其同类相比较为粗硬。于是,少数始豪猪毛发变硬的第一步,就这样迈出去了。

在动物种群中,如果在个体之间仅仅有某种与生死存亡无关的器官的“无用”性状或功能的差异,而没有爱好选择作用的影响,则动物器官与生死存亡无关的“无用”性状或功能都不会演化为有用的性状。在物种的进化史上,动物的器官以及动物器官的每一种性状或功能都是经过漫长的岁月从无到有产生的,只有容忍“无用”的器官以及器官的那些“无用”功能的存在,器官以及器官的有用功能才会逐渐产生。

所谓习性选择,也称之为爱好选择,是指在生存力能够满足其生存的前提下,同一种群中的不同个体的器官由于存在某种与生死存亡无关的“无用”性状或功能的差异,基于顺应自然的本能,导致其习性、爱好出现差异,并根据习性、爱好的不同来聚群,根据习性、爱好聚群使得那些具有相同习性、爱好的个体在生长、发育速度等方面较为一致,并容易相互接近构成一个相对独立的生殖圈,那些习性、爱好不同的个体则会由于习性、爱好等方面的差异导致生长、发育速度等方面出现一定的差异,导致那些习性、爱好不同的个体相对较难共存于一个生殖圈内。由于出现了相对独立的生殖圈,爱好选择会导致那些与生死存亡无关、但与习性、爱好有关的器官的性状或器官的功能逐渐开始有方向性地演化。笔者认为,始豪猪的毛发从软到硬的演化,应当是习性选择的结果。

众所周知,环境因素会对动物的习性、爱好造成极大的影响。对于始豪猪中的那些毛发较为粗硬、稀少的个体,由于体毛的保温性能与其他个体相比存在差异,基于顺应自然的本能,导致其爱好或习性会与其他个体有所不同。例如,在气候较热的季节,始豪猪中的那些毛发较为浓密纤细的个体,由于身体的散热性能较差,导致其会顺势而为,喜欢在每天较为炎热时间里躲入树阴下或者石缝中避暑,而不是四处活动。但对于那些毛发较为粗硬、稀少的始豪猪,由于身体表面的散热性能相对较好,其在气候较热季节中每天较为炎热的时刻有可能依然进行各种活动,而不习惯躲入树阴下或者洞穴中避暑。

而到了寒冷的季节,始豪猪中的那些毛发较为浓密纤细的个体,由于体毛的保温性能较好,导致其会习惯在寒冷季节中每天较为寒冷的时刻也进行各种活动。但对于那些毛发较为粗硬、稀少的始豪猪,由于体毛的保温性能较差,在寒冷季节中每天较为寒冷的时刻,其会趋于减少一些活动。

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上述习性、爱好的差异无疑会使始豪猪中的毛发粗硬差异较大的个体与其他始豪猪的生活节奏出现错位,并对其生长发育速度造成一定的影响,进而导致其再生长发育速度等方面出现差异,而始豪猪个体在爱好、习性、生长发育速度等方面的差异,无疑会令始豪猪中毛发差异较大的个体之间的生殖活动也开始逐渐相互错位,并导致出现各自独立的生殖交往圈。独立生殖交往圈的出现,则会令其后代个体之间毛发的粗硬差异进一步增大。

在出现独立的生殖交往圈的基础上,随着毛发较为粗硬、稀少的始豪猪的种群继续“一生二,二生三……”的不断增长,受到基因突变等因素的影响,在毛发粗硬、稀少的始豪猪个体的后代中,部分始豪猪会具有更粗、更硬的毛发,由此使得爱好选择在毛发较为粗硬、稀少的始豪猪的生殖交往圈中继续发挥作用。经过漫长岁月的演化,习性选择就会令部分始豪猪毛发的刚硬程度达到刺伤猛兽所需的阈值,并开始起到保护始豪猪的作用。从此以后,“自然选择”开始逐渐对身体表面长有坚硬棘刺的始豪猪产生影响,“物竟天择”的结果会进一步推动部分始豪猪的棘刺朝着更粗、更硬的方向演化。于是,一个新的物种——豪猪就这样产生了。

必须指出,如果我们教条地认为所有毛发存在差异的动物都要像始豪猪那样,也应该演化出布满全身的坚硬棘刺,那显然也是不对的,因为习性、爱好的差异并不总是能够造成独立生殖交往圈的出现。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article/show-139-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