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擂台首页 >> 科学与伪科学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7-01-12 19:13:47 作者:admin 来源:《伪科学再曝光》 浏览次数:3329 文字大小【】【】【

 

            1996年

  1月20日,伍绍祖在人体科学工作会议上发表长篇讲话。他讲了自己如何从不相信特异功能转到相信、支持特异功能的过程;对特异功能表演,他认为“100个当中即使有99个作假,只有一个可以完全地排除作假的可能,也是值得研究的。”讲话还谈到人体科学领导小组的变迁。最后,针对去年5月以来对伪科学、伪气功的批判,他提出了十六条意见。这次讲话可以说是对中国人体科学(特异功能)17年的一个总结。由于没有取得结果,而且“在我有生之年大概研究不出什么结果”,他最后的一些话流露出一种悲壮的语气。

  1月26日,《工人日报》发表秋云飞的文章:《听沈昌吹牛,心想事成太荒唐》。4月8日,沈昌以侵害“名誉权”为由,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起诉,状告《工人日报》社和秋云飞。10月10日,法院认为被告“不涉及侵犯名誉权问题”,驳回原告沈昌的起诉。

  2月7日,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在全国科学技术普及工作会议开幕式上讲话时指出:科学界要同社会各界一道,旗帜鲜明地反对伪科学。

  3月1日,《求是》杂志第5期发表郭正谊的文章:《旗帜鲜明地反对伪科学》。

  5且17日,龚育之在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言,认为要对伪科学作理论的、案例的和社会的研究;同时要把握好伪科学的界限。当前反对伪科学,就是反对那些用“科学”的名义、违背基本的科学事实和规律,来宣传迷信和进行欺骗的学说和行为。

  6月12日,中宣部、国家科委、中国科协发出《关于加强科普宣传工作的通知》。《通知》说,“在对待科学与迷信、真理与谬误这类重大问题上,新闻宣传要勇于捍卫科学与真理,不能模棱两可,对违反科学事实、科学原则和科学精神的荒诞学说,对反科学、伪科学的‘奇闻怪事’,对求神弄鬼的封建迷信活动,对违反科学规律的弄虚作假行为,一定要旗帜鲜明地予以揭露、批评和反对。”

  6月17日,《光明日报》载文《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由〈转法轮〉一书引出的话题》,指出这是“一部宣传封建迷信的伪科学图书,居然得以正式出版,而且出版后确实迷惑了一些人。结果该报接到900多封法轮功信徒的围攻信。

  6月,世界怀疑论者协会“第20届国际学术年会和第一届世界怀疑论者大会”在美国纽约召开,我国申振珏等人参加了大会。

  8月30日,《工人日报》报道:《北大学者奋起批驳沈昌到北大贩卖所谓“人体科技”》,北京大学教授黄捕森、赵光武揭露,沈昌人体科技的所谓“意识调控”是典型的唯心主义。

  9月1日,由何柞麻主编,刘华杰、潘涛编辑的《伪科学曝光》一书出版发行。在首发式上,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大瑜、邹承鲁、庄逢甘、何祚庥和龚育之等多位老科学家和理论家为公众签名售书。会后香港多家报纸对首发式作了详细报道。曾经喧嚣多年的“气功大师”、“预测大师”和“发明大师”们,在书中露出了它们的“庐山真面目”。

  10月16日,中国科协“促进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联盟委员会”在中国科技会堂举办“科学思想、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研讨会。

  12月1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信息茶”探秘。该节目揭露了沈昌“信息茶”的骗局。记者问:“信息茶能治哪些病?”沈昌:“很难说。信息茶只是告诉你一个技术。主要要靠心诚。它的作用超出我们的想象。想象是一种生命信息,这种信息在所有的仪器上都是不能检测的。”记者:“你是如何给茶叶加信息的?”沈昌:“就是靠想。一想信息就进入茶中,时间和距离不成问题。”

  12月,由于李洪志将气功宗教化,违背了气功的宗旨,中国气功协会将“法轮功”从直属功派中予以除名。

  12月17-18日,“弘扬科学精神、反对迷信愚昧和伪科学、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学术研讨会”在河北省科学技术馆召开。

            1997年

  2月26日,人体科学工作组办公室主任李杰在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秘书长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他认为,关于特异功能、气功外气的存在性检验,目前还缺乏铁证,不能被科学界公认。针对作假问题,他说,一百次失败都允许,但是一次作弊、变魔术也不行。

  3月30日,宣称“每期版面都由气功名家进行特定的气功信息处理,带功于字里行间,让读者在阅读的同时就能接受功益”的《国际气功报》被查封。

  11月18-19日,“中国人体科学学会第四次学术交流会”在北京召开。最后,原任理事长陈信作了总结报告。

  12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沈昌一案,宣判由苏州市技术鉴督局、物价局对沈昌行政处罚651万元。

            1988年

  2月,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何宏博士在参加“国际异态心理学联合会第40届年会”后认为,相对是西方的超心理学研究,中国的人体科学研究还缺乏严肃、客观的科学研究态度;人们在对待特异功能问题上,可能会犯相近的观察性错误。这种来自人体科学研究者内部的反思声音很难得。

  2月,司马南在西安挨胡万林的打,《南方周未》2月13日第1版报道:《司马南、胡万林决斗终南山》。

  2月27日,西安市警方联合行动,一举取缔胡万林在长安县大乙宫镇的非法活动的窝点。胡干警方缉拿前闻风潜逃。年底在河南被缉拿归案,后又神秘失踪。

  3月13日,《南方周未》发表“周未故事”:《揭开民间邪教“法轮功”的真面目》。实际上,“法轮功”既非气功,也非佛法,而是“一种颇具宗教性的新型的民间邪教”。

  3月,山东《齐鲁晚报》刊登两篇揭露法轮功的短文。4月1日刊登《请看法轮功是咋回事》;7日刊登《要旗帜鲜明地宣扬科学》;8日刊登《“法轮功大师”聚财有道》。6月1日,上千名法轮功练习者前往该报围攻,3日达到近2000人。该报和《大众晚报》在给上级的书面汇报中指出,法轮功危害社会,应坚决予以取缔。

  3-4月,中国佛教协会主办的《法音》杂志第3、4期发表陈星桥的长篇论文:《法轮功——一种具有民间宗教特点的附佛外道》。文章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作了详细评论。认为法轮功是“一种颇具民间宗教性质及浓厚意识形态内容的新型的现代迷信和附佛外道”。

  由于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柯云路的《发现黄帝内经》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书中介绍的“当代华佗”胡万林成了众多媒体、读者、患者关心的热点。受中国科协委托,中华医学会、中国中医药学会分别于3月27日和5月11日在中国科技会堂召开关于黄帝内经专家座谈会。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北京中医药学会副理事长李乾构说,《发现黄帝内经》内容违反科学。

  4月8日,中国科协和中国法学会联合举办“科学与法律”主题研讨会。与会的著名科学家和法学家强烈呼吁,科技界和法律界要携起手来,依法严厉打击那些假借科学名义诈骗钱财。祸国殃民的反科学和伪科学活动。4月23日,《法制日报》发表文章:《向伪科学扬起法律之剑》。

  5月,北京电视台在《北京特快》节目中播出了揭露法轮功的一些镜头,遭到大批法轮功练习者的围攻,结果迫使电视台致歉并解雇了该节目的制作者。

  5月11日在中国科技会堂,司马南先生郑重宣布:悬赏百万人民币,奖励特异功能人。自1998年5月1日起到2010年12月31日,凡经过科学验证得到科学界公认具有特异功能的中国公民,将一次性得到100万元人民币奖励。

  6月1日,《中国青年报》刊登一篇短报道:《女儿不幸炸双手 母亲邪术疗伤痛》。文章揭露该母亲愚昧地依靠法轮功意念治疗,致使女孩双手残疾并危及生命。该报社被法轮功围攻3天,人数最多时达1800人。

  6月,《真理的追求》第6期发表何祚庥的理论文章:《经验不等于实践》。主要论点有:1.实践高于理论,但是理论高于经验。2.经验不能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3.经过实践检验证明为正确的科学理论,不会被新的实践所推翻。4.信仰特异功能的所谓“眼见为实”只是经验。

  9月20日,《环球时报》报道,曾对“特异功能”悬赏1万美元的美国魔术师兰迪再次挑战“通灵人”,并把奖金提高到100万美元。

  9月底,司马南在湖南卫视、湖南经济电视台表演,向全省人民普及“特异功能”。

  10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虚妄的智慧》,批判柯云路,公布了部分中国伪科学档案。该书还用照片揭露某报社领导接受沈昌神功长新发实验。

  11月15日,李政道在北京会见何祚庥、司马南时明确表示不相信特异功能。他说,“科学不特异,特异非科学”。

            1999年

  1月,《三思评论》第1卷发表记者在1998年7、8月问关于“特异功能”和“超自然现象”的五人访谈录:

  中国科学院院士邹承鲁对特异功能的观点是:第一,它违反现在一般的科学常识;第二,它违反经过多少年建立起来的科学规律。

  中国科学院化学所前所长胡亚东认为,特异功能和宗教不是一类东西,却与邪教或反动会道门一脉相承;科学家不要被那些在其研究范围以外的东西所迷惑;非科学的东西有它自己的目的,“我有责任反对它”。

  中国科普研究室主任申振珏认为,科学两个最重要的原则或标准是可重复性和可检验性。科学是客观的,无论是信仰者还是不信仰者,科学都是一样的。特异功能由于不能满足这些标准,因此还排除在科学范围之外。

  中国人体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刘易成是在看了王强、王斌的表演后“上钩”的;在看了一个甘肃孩子的表演后就几乎深信不疑了。他做了很多“致动”、“穿壁”的实验,并认为这些实验不是不能重复,但是因为“功能人”年纪大了。做“疲”了,因此很难重复。在做不出来时,他们就会作弊。另外,他认为特异功能实验与一般的气功研究有区别。

  这个谈话中最有意思的当属507所人体科学专业副研究员何宏的谈话。他在德国拿到博士学位后,又到牛津大学物理系做博士后。但是他一直坚持练气功,对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有独到的见解。他回国的初衷是想找到确凿的特异功能现象,然后用前沿的科学理论来解释。但是现在的情况与其初衷差异很大。对于特异功能研究,他主张用严密的实验,可靠的方法进行检验。虽然专职从事人体科学研究,他却是中间派;到底有没有特异功能,还不能肯定。他还另著文认为,迄今为止,气功研究总是个别研究者所在的研究组才能获得惊人的结果,外人重复不出来。“他们既不屑于做给别人看,却又连续不断报道新项目、新发现,满足于自己验证自己的发现。”

  这次访谈的对象双方层次都很高,大家各抒己见。遗憾的是,访谈是单独进行的,而不是双方面对面地交谈。

  3月3-11日,全国政协九届二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何祚庥、王夔、洗鼎昌等人向大会提交了三个有关胡万林的提案,均已立案。4月11日,天津教育学院主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上刊登了何祚庥的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文中提到,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的一位同学因练法轮功而不吃、不喝、不睡、不说话,最后只好把他送精神病院抢救。出院后,又继续练法轮功,导致病情复发,再度送精神病院。该同学还不断说“李洪志老师在不断关注我”。文章指出,那些伪气功的宣传者。神功异能的鼓吹者是在毒害青少年。这就“惹事”了。于是,4月19日到23日,一些法轮功练习者不断围攻该杂志社,人数越来越多。24日又围攻天津市政府。

  4月20日,一些反伪科学的人在中国科技会堂召开纪念五四运动80周年会议。于光远在会上作了《极严重的现象 极严重的责任》的发言。他指出,如果我们一味忍让退缩,如果我们党和政府再不采取坚决果断的行动,那么伪科学、伪气功必然会进一步“显示力量”。其实,当时法轮功已经在天津“显示力量”,虽然于老还不知道。

  果然,5天后的4月25日,一万多名法轮功练习者就有组织地聚集在中南海附近“显示力量”,矛头直指党中央、国务院。这是自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政治事件,在国内外造成了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7月2日,国家民政部发出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认定“法轮大法研究会”为非法组织;公安部发出通告,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地点以任何形式修炼法轮功;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政府终于行动起来了;但是,反对伪科学的工作并没有结束,而是“任重道远”。用于光远的话来说,“三尺之寒,非一日能解”。“同伪科学至少要斗一百年”。

  参考文献

  于光远:《评所谓人体特异功能》,知识出版社,1986年。

  本刊记者:《“非视觉器官图像识别”的观测报告》,《自然杂志》2卷(1979)9期。

  于光远:《评所谓人体特异功能》,知识出版社,1986年,第l10页。

  Krippner, S. Afterword, The four major mysteries of mainland China, Prentice-Hal1, Inc. 1984.

  何宏:《提倡严格、客观的科学态度》,《气功与科学》1998年第2期。

  于光远:《评所谓“人体特异功能”》,知识出版社,1986年;《人体特异功能问题调查研究资料》1982年第7期。

  于光远:《要灵学,还是要自然辩证法?》,《自然辩证法研究通讯》1982年第1期。

  伍绍祖:《在1996年人体科学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国人体科学》6卷4期,第151页。

  参见《人体特异功能通讯》,总第24、25、26期。

  人体特异功能联合测试组,关于人体特异功能真实性的联合测试报告,《人体特异功能研究》第1卷(1983)第1期。

  陈信:《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在中国》,《人体科学研究》,现代出版社,1997年。

  参见于光远《评所谓“人体特异功能”》,第43-46页。

  钱学森:《这孕育着新的科学革命吗?》,《人体特异功能研究》第1卷(1983年)第1期。

  钱学森:1983年4月4日在507所的报告,《论人体科学》,人民军医出版社,1988年,第57页。

  《自然杂志》1986年9卷5期。

  钱学森:《人体科学研究的战略》,《人体特异功能研究》4卷1、2期,第2-3页,1987年。

  《严新报告》,《气功与科学》增刊,1988年2月。

  (美)库尔茨:《谈谈科学与异常现象》,《科技日报》1988年7月19日。

  参见郭正谊、申振珏主编的《气功与伪气功——兼揭露张香玉的巫术》,北京出版社出版,1991年。

  周光召:《迈向科技大发展的新世纪》,《中国科学报》1995年5月29日。

  据8月9日的《工人日报》透露,严新曾想当清华大学的名誉教授,但被清华校长巧妙地拒绝了。

  《中国人体科学》6卷4期,第149-155页。

  涂元季:《在开幕式上的发言》,《中国人体科学》8卷1期,第14页。

  《中国科协报》1998年4月23日。

  黄艾禾,《三思评论》(第1卷),江西教育出版社,1999年1月。

  何宏:《气功科研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气功与科学》1999年第1期,第5页。

  摘自《伪科学再曝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

[1] [2] [3]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article/show-201-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