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擂台首页 >> 科学与伪科学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7-01-12 19:13:55 作者:admin 来源:东方网 浏览次数:343 文字大小【】【】【

“在对活生生例子的叙述中可以概括出关于科学价值的一般结论:一切观念都要接受经验的考验和批判的理性思维的挑战。这个准则通常叫做"批判性思考"。 ”这是即将出版的我国《科学》杂志第五期上一篇题为《批判性思考》文章的一个观点,这篇文章是由美国阿肯色大学从事物理学教学与研究的霍布森教授专门为该杂志撰写的。

  霍布森认为:强调批判性思考和科学方法论,可能有助于这个世界摆脱它现在的危机--科学知识的合理性与文化的非理性之间的矛盾。并以实例叙述了“科学方法论 ”的核心:它把细心的观察和艰苦的思考--证据和智力--结合起来以理解大自然。

  霍布森教授指出,现代文化受到了伪科学观念的污染,如广为流传于美国的“创生论 ”与中国的“法轮功 ”,其实质都是伪科学。“伪科学是对一种观念的教条式的、无理性的信仰。它装扮成科学却得不到科学方法论的支持,但由于它采用了科学的外衣,故对科学构成了威胁,威胁到我们以科学为基础的文化。 ”在该文中,霍布森教授先后剖析了“创生论 ”与“法轮功 ”的本质后指出:“创生论 ”比无知更坏,对理性思维的抛弃损害了人性的最本质之处;“法轮功 ”是一个潜在危险的伪科学和迷信的邪教。霍布森教授剖析“法轮功 ”的全文摘于下:

  “法轮功 ”似乎是中国不久前最流行的伪科学之一。它的头头李洪志是一个退伍的士兵,一个小号手和中国东北的政府粮食部门的一个前工作人员。他说他是从一个高人那里学到“法轮功 ”的,但是他从来也没有详细说明过这位高人的身份。

  “法轮功 ”把气功同经过“李大师 ”自由发挥的粗浅地基于佛教和道教的信仰掺和在一起。李洪志再三强调,他的信徒不仅要练习气功,而且还必须遵循他的信仰。李洪志要求他的信徒反复读他的书。在《转法轮》这本书(它被说成是“法轮功 ”的入门宝典)中,李洪志对气功说得很少,而对他的许多信仰却说了很多。因此,要懂得“法轮功 ”,我们就必须懂得这些信仰。在以下的分析中,所有的引文都引自李洪志的书。我希望我的评论不至于被看成是对可敬的中国古老传统的冒犯。“法轮功 ”是对真正的中国传统的巨大扭曲。作为一个科学家,我只想理性地看待“法轮功 ”。

  我猜想,李洪志的大多数信徒并不完全相信他的那些奇怪想法,参加“法轮功 ”主要是为了祛病健身。但是,李洪志本人却非常强调他的那些信仰,因此也许他的许多信徒多少也相信这些信仰中的某一些。这对社会是有害的,因为它在全体“法轮功 ”信徒这个社会群体中提升了非理性的层次,而且还带来了下面要讨论的别的危险。

  在“法轮功 ”训练的早期,信徒们就学到“在班里,我要先把你们的身体调整到适合于高层次修炼的状态,然后把法轮和能量机制放入你们的身体……法轮是宇宙的缩影,具备这宇宙的一切超常功能。一旦植入你的身体,它就在你的小腹部一年到头永远转下去,不再停了。 ”

  这个“法轮 ”是一个真实的物理的轮子,李洪志声称他在讲课时会把它放进每个学员的身体,而不接触这个学员。这种说法是非常难以置信的。不经过一次外科手术,怎么把这个轮子装进去呢?它不会干扰内部的器官吗?这些问题很容易回答,比如用X射线。在完成这种测试之前,科学方法论要求不要考虑一切这样的难以置信的说法。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李洪志装入“法轮 ”的这种说法是愚蠢的,可是他的信徒对这种说法却很少表示怀疑。科学是依靠怀疑态度而进步的,对于一个物理的主张,特别是当这个主张看来是难以置信时,要求有可重复的证据,科学进步依靠这种要求。

  李洪志争辩说,他不能演示像把“法轮 ”装进别人身体之类的魔力,因为这种“卖弄 ”损害“法轮 ”的精神。这样的阻止客观评价的企图是伪科学的一个共同策略。这样的论据可以用来论证无论什么说法,比如说你面前站着一头粉红色的大象。“但是我没看见任何这样的大象 ”,你说。伪科学回答说:“当然你看不见。这是因为你不相信有粉红色的大象,因为你坚持要证据。只要你相信,你就能看到它。 ”

  虽然李洪志经常声称他的观念得到科学支持,他对科学的态度却是相当负面的:“我们修炼者根本不承认现代科学,相信它是一个错误。 ”李洪志拒绝科学界一致支持的生物进化的共识:“我们看着人把自己同猴子联系起来都觉得很可笑的;人根本就不是进化来的。达尔文拿出他的进化论的时候漏洞百出。 ”

  “迷信 ”通常定义为一群信徒没有理性地或过分地忠于他们的领导人的理想。显然,“法轮功 ”正是在李洪志的最高和排他性的领导下的这样一种迷信。李把自己描绘成一尊神,通过他的“法身 ”和装进“法轮 ”,他可以控制他的信徒。这种高度的个人控制对“法轮功 ”的信徒可能是危险的。总之,我们可以准确无误地说,“法轮功 ”是一个潜在危险的伪科学和迷信的邪教。有这么多的人相信这种废话,这是我们这个科学时代的一个怪事。这种矛盾,如果持续下去的话,会在新世纪引起严重的后果。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article/show-206-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