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擂台首页 >> 科学与伪科学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7-01-12 19:14:04 作者:admin 来源:人民网 浏览次数:525 文字大小【】【】【

今年夏秋之交,淅沥的小雨为南京迎来处暑节气,“一雨见秋”的天气飘然降临。(南京晨报)9月6日 ,互联网上出现一条消息:“南京大学开班授‘建筑风水’”,使这里又成为海内外关注的一个热点。报道说“昨天,早报记者从南京大学易学研究所获悉,由该所和建设部中国建筑文化中心等联合举办的“建筑风水文化”培训班将于10月1日开班,并将在国内首次开展‘建筑风水文化师’认证,经考核合格者可获得建设部中国建筑文化中心颁发的“建筑风水文化执行官(师)职业资格证书。”(东方早报网)

  看风水尽管由来已久,但在中国社会中,始终处于卑微的地位,为主流文化所不齿;及至近代,更被公认为迷信,现在竟由规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中国知名大学开班培养风水先生,自然格外吸引人们的眼珠。

  舆论哗然,“是弘扬优秀传统文化,还是出售‘护身符’? --质疑南京大学培训‘风水师’”, “‘风水’认证培训 ?当心迷信借尸还魂”,“‘建筑风水师’难逃巫婆神棍之嫌”,“‘风水文化师’且慢进大学”,“穿上‘名校马夹’风水还是风水” ...批评者众,公开赞成此举的似乎不多。

  9月13日,葛剑雄教授援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报上发表文章,请建设部表明态度; 随即建设部也有了说法,据华夏时报9月14日报道:“建设部该负责人称,作为一个行业的主管部门,建设部一直都是遵循着科学发展观,本着科学求真的态度来开展各项本职工作的。目前建设部对学术界内对建筑风水学的探讨研究表示尊重。同时,建设部从来没有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开展有关“建筑风水师”认证培训并有颁发证书的行为。”

  前此,南京大学校方和南京大学哲学系均已表态,此事与他们无关,是个别退休教师的个人行为。9月8日晚上,负责这个培训班工作的徐韶杉已黯然将其招生办公室门上的“南京大学易学研究所”字样抠掉了。 (南京“风水班”引发激辩 古建筑学精华?)

  至此,按现在习用的说法。似乎已尘埃落地,但看得出来,开班认证风水师一事固然受挫,风水是科学不是迷信,仍是这些人所要坚守的底线。

  事发后,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南京大学易学研究所教授、江苏省周易文化研究会会长李书有说,“建筑风水不能算是迷信活动,它是中国古代的地理学、堪舆学,说它是封建迷信只能说明大多数人对风水还不了解。”他非常反感“风水迷信说”。(南京“风水班”引发激辩 古建筑学精华?)

  研究中国古代风水20多年的于希贤说,在他看来,风水的基础理论与中医、兵法、武术、茶道、棋艺一样,是我国的阴阳五行学说,《易经》是其重要基础著作。

  于希贤说,风水在发展至汉以后,被加入了生辰八字、命理等一些无稽之谈的东西,还发展了阴宅风水,迷信成分进一步加大。...由于风水只能在民间暗暗流传,至今仍是精华与糟粕并存,科学与迷信混同,因此时时被人称为迷信。

  于希贤认为,风水被视为迷信的另一原因是,从业人员鱼龙混杂。“现在民间到处是一知半解的假风水先生,除了小部分是家传外,大多数地下风水师靠招摇撞骗为生。一提风水,人家就想到这些人。这种情况下,要让人们不把风水当成迷信,那倒真是难了。”(南京“风水班”引发激辩 古建筑学精华?)

  看来不得不承认现时的“风水热”中存在迷信,而且颇为严重,但按李、于二位教授的说法,那是因为这些风水师多是假风水先生,也就是说风水本来是好的,是受到了江湖术士的“污染”。总之,中国的风水术或者说风水学是科学,王其亨教授早就说了:“风水是集地质地理学、生态学、景观学、建筑学、伦理学、美学等于一体的综合性、系统性很强的中国古建筑理论之精华。”(1988.10.16文汇报 《星期文摘》

  9月12日人民网文化频道出来一篇文章,吴江的《换个角度看“建筑风水” 》援引相关专业教授(大概就是于、李、王诸位吧)的解释说:“所谓‘建筑风水’实际就是建筑与地理、生态、文化的交叉学科,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指导建筑规划,使其因地因时制宜的学问。”

  还有点感叹:“其实‘建筑风水’进大学之所以受指责,原因在于‘风水’二字,如将其替换为‘建筑环境综合科学’,想必反对之声定会减少。”无非是想说明办这个班并非要给那些假风水先生开道,他们要传授的是“建筑环境综合科学”。似乎仅仅是用词不当。

  但是,显然不是改两个字问题就不存在了,如果你们的这个风水果真不同于那些假风水先生的风水,而是新兴的一种“交叉科学”,又何苦仍要用风水二字呢?

  须知风水作为一个完整的专用名词,自有特定的内涵,就是《辞海》中列出的:

  【风水】也叫“堪舆”。旧中国的一种迷信。认为住宅基地或坟地周围的风向水流等形势,能招致住者或葬者一家的祸福。也指相宅相墓之法。《葬书》(旧本题晋郭璞撰):葬者乘生气也。经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风水师看风水,正是符合这个定义的行为,郭璞被奉为他们的祖师爷。

  据报道:南京玄武湖公园大门东进百米处的山坡上,有一块上刻“郭璞仙墩”四字的大石孤立亭内。“大石所在是东晋人郭璞的衣冠冢。因他的《葬书》对风水下了最早的定义,被历代风水师尊为‘祖师’。” 而这次“建筑风水文化培训班”的所有学员将专程来此参观,(南京“风水班”引发激辩 古建筑学精华?)就表示他们承传的还是郭璞定义的风水。 因此风水是什么?只能以此定义为准。但鼓吹风水是科学的大师们,恰恰是离开郭璞《葬书》中风水的定义和历史事实, 自说自话。说得得严重一点,就是在偷换概念,或移花接木,偷梁换柱,在风水这个名词下塞进近代才有的科学内容,然后再用以论证中国古代的风水就是科学。

  最常见的就是将风水两字拆开,诱导人们望文生义地将风水理解为风加水,混同于自然科学,误以为风水师讲的风水就是在观察研究环境,南京师范大学张栋杰教授在接受了部分南京媒体记者的采访时,说得干脆:有山有水即称为风水。然而风水能这样定义吗

  为了论证风水是科学,李书有博导为“风水师”鸣不平时说:“《易传·系辞传上》中说:‘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古代经典《诗经》、《尚书》中记载有周人祖先选择住所环境的记载,他们的方法包含了后来风水的辨方位、测山岗、察阴阳、观流水等主要内容。

  历代王朝都很重视都城的选址、营造。比如古都长安、洛阳、南京、北京等,都经过‘风水大师’的选址营造。

  现存有名的古村镇,如皖南徽州的西递、宏村,浙江金华兰溪的八卦奇村等,都是依风水原理选址、营造的,这些地方已成了解中国古代风水的样板。”(南大博导为“风水师”鸣不平 称应纳入行业管理)

  于希贤教授说:“我想问问那些说风水是迷信的人,在西方建筑理念传入中国前,中国的哪一座城市,哪一个村庄,哪一个城镇不是靠风水选址?”说风水的本质是中国古代建筑选址、规划的一种经验性文化,其精华也在于此。他认为,就像炼丹术是我国化学的起源、占卜术是我国天文学的起源一样,风水学成了我国地理学的前身。

  就此,我也想问问于希贤教授等说风水是科学的人,你们说风水是科学,有什么根据?

  且不要说“中国的哪一座城市,哪一个村庄,哪一个城镇不是靠风水选址”是不是事实,就拿古都长安、洛阳、南京、北京等来,有什么历史考古材料能证明是经过“风水大师”选定和营造的呢?

  你们引用最多的一个例子,周公为洛邑选址,说是用了风水理论,还配有一幅《太保相宅图》,作了形象的说明:太保受周公的委托,带领着几个人在现场勘察,一个架子上放着罗盘。这幅图在李约瑟引用后,被中外的风水研究者多次采用。按此事记于《尚书·周书·洛诰》,里面的记述很简略,就这几句:“予惟乙卯,朝至于洛师。我卜河朔黎水,我乃卜涧水东,瀍水西,惟洛食;我又卜瀍水东,亦惟洛食。伻来以图及献卜。”我不知道李、于两位怎样就能看出风水在其中起了伟大作用。

  更成问题的是,这幅传播很广的《太保相宅图》,李约瑟本注明采自《钦定书经图说》,并在注释中指出“使用罗盘的事被绘入周代文字的插图中,当然是一种年代学上的错误。”可是在台湾《大地地理杂志》(1990年5月号)和英文《中国日报》(1992年4月29日)发表这幅图时,李约瑟的注释没有了。给人以风水在那时就已大行其道的印象。这里要补充一点,那篇发在《大地地理杂志》上的文章就是于希贤教授写的。

  约在15年前,我在北京图书馆(现为国家图书馆)文津街的分馆查到了《钦定书经图说》,原来是光绪二十六年二月孙家鼐等奉慈禧太后之命,为初学者编的图解读本,光绪三十一年用连史纸石印发给各学堂。这怎能作为周人在用风水选城址的证据呢!希贤教授是有学问的,而且治学严谨,但这个遗漏,不能不说是一大疏失,并被辗转引用。因为我发现,某些大谈风水者,其实自己并未看过风水书,而是靠希贤教授这样真研究做了一番的人作的介绍。

  这里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按明代学者王廷相所言:“地理风水之术,三代以上原无是论”。(《王氏家藏书·雅述·下篇》,转引自范宝华:王廷相的鬼神思想――兼评《中国儒教史》的相关论述)

  在周朝,按《周礼》的规定,人死后是要是按照等级秩序,在规定的墓园里安葬。个人不可能去找风水先生看风水自选墓地的,(先王之葬居中,以昭穆为左右。凡诸侯居左右以前,卿、大夫、士居后,各以其族。周礼) 那时也没有风水先生,连风水这个词都没有。

  因此我也要问问于希贤教授等说风水是科学的人,你们说风水是科学,有什么根据?“中国的哪一座城市,哪一个村庄,哪一个城镇不是靠风水选址?”即便如此,难道用过风水选址就能证明风水是科学么?只能用风水本身的理论与实际来证明它是科学,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将它的理论和方法原原本本拿出来给大家评判,李博导说的:“风水是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周易术数之一,在古代有广泛的社会影响。现在,除专业研究者外,一般人很难理解和把握易学的内容。”你们这些专业研究者就该做好这项工作。熊良山释《道德经》固然千疮百孔,总还拿出个本家的东西,你们还没有出过《葬书今释》吧。我认为真要能做些这种研究倒是有益的,现看到的仅是你们提供的二手货。

  为什么不把风水本来面目示人呢?

  顺便再提一点,李书有博导说的中国古代的地理学、堪舆学,还有希贤先生说的“炼丹术是我国化学的起源、占卜术是我国天文学的起源一样,风水学成了我国地理学的前身。”它们是科学吗?不在本文范围内,这里不去讨论但我得表示,那不能说是科学。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article/show-212-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