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擂台首页 >> 进化论与神创论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9-12-28 11:30:23 作者:整理 来源:化石网 浏览次数:199 文字大小【】【】【

摘要:——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暨《物种起源》出版160周年(一) 从童年到贝格尔号 大不列颠岛上的塞温河依然悠远而宁静,它悄无声息地记录着过去200年来的变迁。与塞温河一样迷人的施鲁斯伯里依旧古朴、安详。城 ...

——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暨《物种起源》出版160周年(一)

从童年到贝格尔号

大不列颠岛上的塞温河依然悠远而宁静,它悄无声息地记录着过去200年来的变迁。与塞温河一样迷人的施鲁斯伯里依旧古朴、安详。城中散布着一些中世纪的教堂,还有十六至十八世纪的建筑。在城北蒙特街的尽头,同样是一座十八世纪的建筑,却有着不一样的传奇故事。

1809年2月12日对于苏珊娜·韦奇伍德和医生罗伯特·瓦林·达尔文夫妇来说是值得庆贺的一天,他们的儿子理查德·罗伯特·达尔文诞生在这个庄重而宁静的村庄。这个儿子从一降生就对周围的一切充满了好奇,他的眼睛不停地打量着周围的事物,并对运动的物体非常敏感。生性伶俐的达尔文幼年时期对外界的刺激非常敏锐,表现出强烈的好奇。正是这种好奇让不足4岁的达尔文四处乱跑,观察各种他认为有趣的现象,以致于被罗伯特夫妇认为有多动症而锁在家里。妹妹凯瑟琳的降世可谓为达尔文找到了最好的玩伴,他们经常到屋后的塞文河边爬树,花楸树和栗树是他们的最爱。母亲苏珊娜注意到了达尔文对自然的喜爱,7岁那年,母亲把达尔文领到家中的花房,开始有意识地教他认识花卉的形态和各种植物的名称。达尔文酷爱园艺,7岁开始充当父亲的助手到郊外采集花种。在学校里达尔文对动植物也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在同学中时常吹嘘自己对自然的了解,遇到不认识的植物,达尔文表现出很强的分类欲望,这些故事,直到达尔文晚年写回忆录的时候依然可以悉数清点。

19世纪初期的欧洲,重视对文学、神学的教育,而往往轻视化学、地质学、生物学等自然学科。喜欢观察自然、思考自然的达尔文常被学校和同学侮辱。有一次在哥哥爱拉姆家里自建的实验室里,兄弟俩合成各种有趣的气体,并为未解问题彻夜争论,当施鲁斯伯里学校的的学生得知后,便送给达尔文一个绰号——“瓦斯”。达尔文并不理睬,继续他的科学之路。这时的达尔文虽然学习成绩平平,但在生物学、地质学和考古学领域已是略胜一筹。

1825年,16岁的达尔文进入爱丁堡大学医学院学习,但他对医学并不感兴趣,不久便转入剑桥大学。他在大学期间广交朋友博览群书;后经校方统计,达尔文是全校借阅图书次数最多的读者。达尔文的朋友中,也不乏很多著名学者;植物学家亨斯罗就是其中之一,二人可谓亲密无间。亨斯罗渐渐注意到达尔文是一位由衷热爱自然科学的年轻人,经常独自考察采集标本;更让亨斯洛吃惊的是年轻的达尔文几乎可以说出不列颠岛上的所有鸟类的名字,这在当时是非常少见的。亨斯罗对达尔文颇有好感。1831年8月29日,达尔文受到了亨斯罗先生和天文学家乔治·皮科克的信,信中说已推荐达尔文以志愿者的身份参加英国皇家海军贝格尔号的环球旅行。达尔文欣喜若狂,在争得了家人的同意后,他独自踏上了去往伦敦的马车。当时的贝格尔舰正在船坞中组装,预计10月初发,达尔文就利用这段时间采购考察用品,又让家人托运来大量的参考资料和考察物资。可到了11月初,贝格尔号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起航。直到11月30号,舰长罗伯特·菲茨罗伊终于带来了好消息。

贝格尔号是英国皇家的测量船,长90英尺,排水量235吨,主要用于远征科考。说是科考,这是冠冕堂皇的话,事实上英国皇室对于什么科考并不关心,他们只不过是借着科考的幌子寻找下一个殖民地。达尔文的工作室被安排在贝格尔号靠近船尾的甲板舱,由于没有航海的经验,他一连几个月都严重晕船。直到次年初贝格尔号在桂耳岛停靠时,达尔文才真正开始工作。他下到岸边,在退潮后的沙滩上捡拾无数的珍奇宝贝。他在《旅行日记》中兴奋地写道:“我时常好像是一头毛驴,站在两捆干草中间,不知抓东还是抓西”。

一路航行,达尔文的甲板舱里已是堆满了标本,舰上的52名船员也很是乐意充当这位博物学家的捕捞员。为了获得更多的标本,达尔文自制了一个4英尺长的捕捞网绑在船尾,并对每日的工作详尽地记录。就这样一路走一路记,到了1835年9月贝格尔号抵达加拉帕戈斯群岛时,达尔文记满了十几个本子。

加拉帕戈斯——一个中美洲横跨赤道的群岛,拥有着比塞温河更加旖旎的风光。这里海水湛蓝,火山遍布,椰林纵横,成群的海鸟祖祖辈辈在这里繁衍生息。午后,达尔文弃船上岸,见到了很大的蜥蜴、陆龟和海鸟,不知避人捕捉。接下来的一个月中他几乎才进了岛上的显花植物,观察了不同岛屿上雀科的头部特征,它们的喙因适应了不同的趋势需要而发生了明显的形态变化。达尔文对此十分激动,他相信自己找到了物种演化的重要线索,在给二姐卡罗琳的信中,他激动地写道:“这些鸟类居住的岛屿彼此相连……我不得不推测说:他们只不过是变种……因为这类事实能够摧毁物种不变的说法了”。正是这一发现,不仅成为了达尔文日后《物种起源》的思想基础,就是在180年后的今天也堪称进化生物学的精彩之笔。


作者:王烁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article/show-373-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