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擂台首页 >> 进化论与神创论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9-12-28 11:33:28 作者:王烁 来源:化石网 浏览次数:178 文字大小【】【】【

摘要:(三)达尔文晚年 《物种起源》一书问世后获得了巨大的反响。但达尔文并没有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他开始着手整理更多的资料,撰写《动物及植物在家养条件下的变异》一书。达尔文把他视为《物种起源〉的续集。然 ...

(三)达尔文晚年

《物种起源》一书问世后获得了巨大的反响。但达尔文并没有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他开始着手整理更多的资料,撰写《动物及植物在家养条件下的变异》一书。达尔文把他视为《物种起源〉的续集。然而,他的身体却每况愈下。

与此同时,关于《物种起源》的激烈论战一浪高过一浪,可谓群情激奋,十分惊人。不大的图书馆阅览厅里挤得难以插足。牛津主教准时到场,他可不是辩论的评论官,而是教会的代表。他用难以形容的精力,内容空洞的语言和漫不经心的态度,发表了半小时的演说,十分恶意地攻击了达尔文和赫胥黎。而在场的人却听不进多少,因为主教对进化论一窍不通,满肚子都是别人的观点。正当大家情绪几近高潮时,一位妇女突然晕倒,大家忙乱起来,急忙将她抬离会场,论战也就此中断。

由于身体原因,达尔文并没有出席辩论,但他悉知进化论学派取得了胜利。1862-1877年,他又先后出版了《兰科植物受精》、《食虫植物》、《人类的起源》等十几部专著,作为对《物种起源》的补充。这期间,他的儿子弗朗克作为他的助手,整理了一系列资料。这些论著的出版,是达尔文几十年潜心观察的结果。有时,他的身体非常糟糕,只能口述让家人代笔,这样每天撰写几页。《食虫植物》是达尔文生前较为得意的著作,这本书的出版,离他首次思考这一问题有16年之久。这些证据,有力地回击了牛津助教和教会一直以来对进化论的攻击,在不列颠乃至整个欧洲掀起了进化论的热潮,进而融入了他们的思想。

达尔文晚年饱受病痛折磨,但他的思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天依然熠熠闪耀。1882年4月17日,达尔文在进餐时突然晕倒,待病情略有好转,依然替儿子法郎士记录实验结果。第二天,他又让儿子推着轮椅到动物学会,宣读范•戴克的论文。但他不知,这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次演讲。当晚,达尔文再次昏迷不醒,19日凌晨,这位伟大的博物学家走完了他辉煌的一生。

达尔文死后,伦敦主教下诏,将达尔文以国葬形式安葬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墓地里,墓穴分为前后两排,后排分别是汤姆森和卢瑟福,前排左起是威廉•汤姆森,向右依次是牛顿、法拉第、赫歇耳;在天文学家威廉•赫歇耳墓穴的右侧,又高高耸立起一座墓碑,它如此地高大,如此地深邃……。碑上赫然写着“查理士•罗伯特•达尔文:1809年2月12日诞生;1882年4月19日逝世”。


作者:王烁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article/show-375-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