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首页 >> 化石网报道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11-09-30 10:52:40 作者:岳崇书 来源:化石网 浏览次数:537 文字大小【】【】【

摘要:我和李星学老师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认识的。那是在内蒙古进行煤田地质勘探时,我跟随李老师学地质,李老师完成了勘探任务后,便与我们分别了。此后,在与老师多年的书信往来中 ...

李星学

 

李星学

 

忆李星学老师


——与李星学老师在一起的日子

 

学习•感恩•怀念


    我和李星学老师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认识的。那是在内蒙古进行煤田地质勘探时,我跟随李老师学地质,李老师完成了勘探任务后,便与我们分别了。此后,在与老师多年的书信往来中,老师知道我和妻子的兴趣和爱好,从千里迢迢的南京给我们寄来多种文集、美术精品、名人谚语,鼓励我们要“老有所学,老有所为。”不但丰富了我们的精神生活,还学到了很多的健康知识。封封书信都充满了对我们的关怀和惦念。


    万万想不到敬爱的恩师却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了!在深切怀念老师的日日夜夜里,回顾老师生前对我及我家人亲切的关怀和帮助;对同事、对朋友表里如一,平易近人,谦虚和蔼,宽厚待人的优良品德;对事业孜孜以求,屡建殊勋的高尚情操,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老师亲切宜人的面容如在眼前。


    老师当年踏遍青山的脚步声,辛勤编写报告的笔耕声,呕心培养我们的谆谆教诲声,犹在耳边!然而,恩师却与我们永别了,我越想越难过,更激起我对李星学恩师的无比崇敬和深深怀念!我失去了一位最敬爱的恩师,我们伟大的祖国失去了一位卓越的古植物学科学大家。


情谊•相逢•回忆


    记得2004年的6月份,正是百花盛开的季节,李星学老师正在北京参加全国科学院院士会议,李老师从地质资深的老战友田本裕和刘海阔那里,得知我和妻子胡宝华来京探亲的消息,他就打来电话说:想和我们聚聚…。我们听了十分高兴,在姑爷李乃君的陪同下,来到了中国石油科技宾馆,会见了分别50多年的恩师和他的夫人刘艺珍同志。师徒相逢,热泪盈眶,畅所欲言,互诉衷情,好像又回到了当年红红火火大会战石拐子煤田的激情年代。


    1952年,正是建国初期百废俱兴的年代,全国撤销了“三省”(察哈尔、热河、平原)建制。1952年8月,地质部成立,随之全国各大行政区地质机构勃勃相建。新中国把重工业发展中的煤炭资源勘测列为第一个五年计划。为此,地质部从全国给华北地质局调入了一批有实践经验,年富力强的专家担任勘探工作的主力,做技术领导工作。当年担任石拐子勘探队长的李星学老师,就是地质部李四光部长推荐,从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调来的首席专家。我从共青团察哈尔省委宣传部,妻子从省农林厅一起“转业”到新成立的地质部华北地质局,做为新中国第一批建设者,参加了内蒙古大青山石拐子煤田地质勘探工作。能为实现新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做贡献,感到非常光荣和自豪!到勘探队后,妻子分配到地质资料保密室工作,我则跟着李星学老师,并由他率领全队人马,迎着春寒的风浪,从塞北古城张家口出发,到达地质工作的前沿阵地——石拐子煤田勘探区。


“圣旨”•重任•宣战


    李星学老师上任队长后,首次在职工大会上发表讲话。他说“地质部调我支援华北和内蒙地质工作,为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找矿,查清石拐子煤田资源,我深感光荣,大家更光荣。野外地质工作虽然艰苦,但我的心情和大家的心情一样,就是两个字“快乐’’!职工们为李老师言简意赅的讲话热烈鼓掌……。他接着说:“我们从南京一起来的几位,先到地质部接受任务,李四光部长亲自签字并为我颁发特聘队长委任状。从北京来内蒙临行前,李部长指示:“1953年煤田勘探任务是艰巨的,而1954年的任务则更巨大。就煤的所需矿量而言,相当于1953年的八倍以上,煤田勘探项目相当于1953年的210%以上,钻探工作量相当于1953年的319%,槽探工作量相当于1953年的521%,地质测绘(大于万分之一的地质图)工作量相当于1953年的280%,为满足工业基地的需要,炼好我们的钢铁,我们的任务是十分迫切的,我们的工作不能有任何的迟延,要为明年大规模进行详细勘探,提供可靠的地质依据。你们的任务艰巨而光荣,一定不愧为新中国的特殊战略的“侦察兵”。”李星学队长传达完李四光部长的指示后,全勘探队掀起大战煤田的竞技热潮,工作生产捷报频传。


形势•人才•贡献


    50年代初,地质勘探队伍的形势,千钧重负,有将兵少,地质院校毕业生寥寥无几,难以支撑地质工作的全面开展。华北地质局党组断然决定:“压缩机关人员编制,抽调机关处室的青年干部,跟专家学地质,要求专家“传帮带”,一年就把人才培养出来。我们10名青午干部在李星学老师的领导下,随同其他专家,在石拐子煤田区域踏勘了六个井田和四个矿区,煤质好,牌号全,“三低一高”、“一瘦、一肥、一焦”的多煤种特点。踏勘结束后,李星学老师主持编制出“石拐子煤田地形地质自然剖面图”、“石拐子煤田区域地层综合柱状图”,并拟定出探矿工程施工方案等。初勘战役结束后,李老师执笔向国家提交了《内蒙古石拐子煤田地质初勘报告》,经初勘查明,内蒙古石拐子煤田为多煤种的规模巨大的煤区,为1954年石拐子煤田进行大规模详查做出了重要贡献。当年的地质学徒,在李星学老师的精心培养下,由外行变内行,个个学有所成,晋升了工程师、高级工程师,有的还几次出国进行地质考察,在各级技术岗位担任领导工作,为地质事业做出了贡献。


研究•开拓•创新


    李星学老师追求科学高峰的精神,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楷模。他在古植物学领域近60年的研究,贡献卓著。李老师的科学精神,寓于孜孜不倦,实事求是,潜心钻研,研究中开拓,开拓中创新。我们跟李老师学地质,不断受到老师的启迪和熏陶。一次,我们同老师一起上山了解勘探情况,在贺家郎洞村附近的地层中,发现了丰富的古植物化石,老师当时一边讲解植物化石的形成及采集方法,一边亲自操作采集化石,当地层中的化石被老师采集出来时,植物化石上的叶子印痕竟然清晰完美,没有受到任何损坏,大家无不惊叹老师的技术功底如此深厚!李老师还利用业余时间给我们讲了“古植物学与地质学的重要关系、古植物学研究与“一叶知秋”、古植物学研究与开拓创新的关系。他说,“古植物学研究在地质学中有很多的重要意义。比如,在对非海相的地层中沉积矿产,如煤、油页岩、石油等勘查中,发现古植物化石可以帮助我们确定矿产形成的时期,和化石所在地层时代,还可用古植物化石进行含矿层位的划分和对比。煤岩植物分子的研究,是预测煤质量的重要依据之一。”在讲到古植物学研究与“一叶知秋”、古植物学研究与开拓创新的问题时,李老师说:“我们在野外进行地质普查、勘探时,发现了重要的动植物化石,通过室内对化石标本的鉴定和研究得出的结论,都属于创新性的工作。我在野外采集到重要的动植物化石,都要认真地进行鉴定和研究。我的代表作《华北月门沟群植物化石》,就华北‘月门沟群’植物化石群许多属种的鉴定和研究,论证了其中的新属、新种外,还将华北有关石灰、二叠纪的沉积面貌进行综合研究,首次弄清了‘山西组’的植物化石面貌,廓清了它与‘下盒子组’长期混淆不清的状况,从而首次建立了华北石灰、二叠纪的6个植物综合序列。这既是发现,又是创新,从而在古植物学研究中,起到古人说的‘一叶知秋’的具有重要地质意义的作用。


    近年来,我多次拜读老师寄给我的古植物学方面的资料,还有他的名著,都让我时时想到老师的话:我国自泥盆纪以后,陆相沉积颇为发育,植物化石和煤炭、油气非常丰富。我国幅员辽阔,是世界上具有著称于石炭纪、二叠纪的四大植物区系(即冈瓦纳或舌羊齿植物群、欧美植物群、安加拉植物群和华夏植物群)的唯一国家。这些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新中国建立以来党和政府对科学的重视,使我国古植物学事业蓬勃发展有了美好的前景和基础。


    李星学老师虽然和我们永别了!但他永不满足对古植物学的研究和高度追求科学的精神让我们永生难忘,老一辈科学家卓越的学术造诣,将代代相传!


撰稿人姓名:岳崇书

详细地址:内蒙古赤峰市新城区临潢大街与天义路交汇处 内蒙古赤峰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

邮政编码:024000

电话:(0476)8870366 

手机:15124936163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news/show-12415-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