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首页 >> 新闻思考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13-09-03 09:37:22 作者:整理 来源:化石网 浏览次数:153 文字大小【】【】【

摘要: 监管部门对私采滥挖的治理流于形式,当地山体被毁坏的程度触目惊心。这是东大岭一侧安装的用于采石的器械设备及毁坏的山体。 写有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六堆寓遗址的石碑镶嵌在距东大岭山脚数百 ...

监管部门对私采滥挖的治理流于形式,当地山体被毁坏的程度触目惊心。这是东大岭一侧安装的用于采石的器械设备及毁坏的山体。

 

监管部门对私采滥挖的治理流于形式,当地山体被毁坏的程度触目惊心。这是东大岭一侧安装的用于采石的器械设备及毁坏的山体。

 

写有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六堆寓遗址的石碑镶嵌在距东大岭山脚数百米的斜对面山坡上。

 

写有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六堆寓遗址的石碑镶嵌在距东大岭山脚数百米的斜对面山坡上。

 

    据中国文化报:河南省博爱县六堆寓旧石器遗址是2008年6月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的第五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距今已有近3万年历史。由于该遗址保护区矿产资源丰富,自2010年至今,总有不法分子晚上偷偷在遗址附近开山采矿,不仅使昔日绿树遍野的青山变得满目疮痍,还严重危及文物安全。近日,有六堆寓村民向记者联名反映,这里私挖滥采行为又有回升。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反映:私采者白天爆破、夜晚偷挖

    “市里(焦作市)检查才停了5天。这几天都是白天点炮,深夜还能听到钩机的轰鸣声,把我们吓坏了!”8月18日,焦作市博爱县寨豁乡六堆寓村数位村民向本报记者反映,该地开山采矿愈演愈烈,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六堆寓遗址正面临危机。

    8月21日下午4时许,记者随当地村民一行驱车前往六堆寓遗址,一路上看到的都是被破坏的植被、裸露的山体以及到处矗立的采石场架子。该村75岁的毋方兰老人就住六堆寓遗址保护标志石碑的一侧,“前几天我们村的人向上头反映得急了,私挖滥采的才停了,要不山头全被崩了!”老人说。

    在六堆寓遗址附近,村民指着远处两座山丘告诉记者,这就是东大岭和西大岭,东西大岭的脚下围着六堆寓村。早在2010年,西大岭曾遭采石者偷挖,后经当地媒体以及本报曝光才得以保护下来。目前,东大岭部分山腰已被挖得光秃秃的,山顶裸露出灰黄色岩石,与周围满山的绿色植被格格不入,所挖最深处竟达几十米,山顶一侧用钩机和挖掘机推出了一条山路。在一侧的山脚下,记者看到有装有空调的简易房把住这路口,村民说这是他们专门用来把守路口的,常人不让上山。

    东大岭西大岭之间的山脚下,一座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石碑镶嵌在山石中,石碑上写着: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六堆寓遗址。

    回应:私采在山坡、遗址在沟底

    六堆寓旧石器文化遗址位于博爱县城东北10公里,属寨豁乡馒头山村委管辖。这里是太行山系,据《博爱县志》记载:1958年群众在该遗址拣到龙骨化石20余斤,因成碎块,辨不清何动物化石,这些化石现存于县博物馆内。1960年,又拣到动、植物化石,并发现原始人类住的山洞和古小地坑等。1973年有人在山洞内拣到一个新石器时代石斧。之后又有人拣到些石柱、石片等。经考证,该遗址在3万年前就有原始人类居住。这里延续时间之长、遗存之丰富在全省罕见,1996年6月博爱县人民政府公布其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08年6月,六堆寓旧石器文化遗址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馒头山六堆寓村又是革命根据地,当年八路军常在这里驻扎打游击,抗击日军。

    村民保护文物、保护青山绿水不遗余力,当地政府及文物主管部门持何态度?8月23日,记者采访博爱县文物部门负责人,他称:“被毁坏的东大岭不属于遗址范围内,村民和采矿者及村干部有矛盾。”随后他发来了如下说明:

    1.保护范围:以遗址一号洞所在的山体向东300米,向西、南、北各扩500米为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以保护范围边沿为基线向东、南、西、北各扩500米。

    2.此次被挖的东大岭距遗址2至3公里,不在遗址范围内。考古专家李占扬实地仔细查看,未发现与古人类活动有关的迹象。

    3.文物部门无一人参与开山采石。

    记者就群众反映的遗址保护区私采滥挖行为采访焦作和博爱两级国土资源部门,焦作市国土资源局矿产管理开发科一位工作人员称问题没反映到这儿,不清楚。他们只负责采矿证办理,遗址保护区采矿不归他们管,查处违法采矿属于执法科管。

    而博爱县国土资源局一位李姓局长对于“私采”一事十分无奈。他称该局一直在管,但管得不理想。该局地质矿产科张姓科长称,没有给这些私挖滥采者办理过任何证件,对于记者提及的“遗址保护区私采滥挖”一事,连称去年3月治理后,无证开采已经没有了。

    思考:私采没完没了,毁山殃及遗址

    对于文物部门的认定,村民并不买账。六堆寓村63岁的村民原允民回忆说,1963年在山顶挖黏土时挖出了鹿角化石,他亲自上去看,发现是两根化石,一根长的,一根短的,上面还有小叉,直径10厘米左右,当时不知道是啥。去年9月,他还带领省文物部门等30多人爬到山顶,还看到鹿角、人头盖骨、龙骨等化石。

    记者在1996年博爱县人民政府公布的文物保护单位的通知上看到,六堆寓遗址位于六堆寓村对面,在焦作文物志中也记载,遗址在六堆寓村对面,系太行山古生代沉积岩石,在山坡、山沟地带曾发现有动植物化石。可见,通知中所指的六堆寓对面,也就是东大岭一带。

    70余岁的村民杜树才说,采矿者一直没有停,检查了就停几天,检查一过,照采不误。开始是晚上干,再后来转到凌晨4点起来干,一直干到早上8点。每次去地矿局(博爱县国土资源局)反映后,还没到家,私采矿主的电话就打来了:“你又告我了?!”

    村民刘建设提到一个细节,他说,“每次都是很蹊跷,市里的检查组第二天来,这些私采者头一天便赶紧停了,准备应付大检查。”村民们质疑有关部门的执法与采矿者有“私通”。

    目前,六堆寓遗址正在积极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博爱县文物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尽管没有对遗址构成直接破坏,但长期私挖滥采、放炮炸山肯定会对山脚下的遗址产生影响,更可怕的是大规模的、没有约束的滥采势必影响文物。

    村民们竭力保护这里的文物、保护这里的自然植被,体现了建设美好生活的愿望。他们迫切呼吁当地政府能有所作为,彻底治理私挖滥采行为,保护好历史文化资源和自然生态资源。(化石网)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news/show-15677-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