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首页 >> 新闻纪实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13-12-27 12:25:34 作者:整理 来源:化石网 浏览次数:290 文字大小【】【】【

摘要: 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典型花:迪拉丽花   (化石网)据扬子晚报(朱姝):由国际权威研究机构国际物种开发研究所编撰的《地球新物种百杰》于近日出版,其中收录了地球上新发现的100个最神奇的物种。其中,由中 ...

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典型花:迪拉丽花

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典型花:迪拉丽花

  (化石网)据扬子晚报(朱姝):由国际权威研究机构国际物种开发研究所编撰的《地球新物种百杰》于近日出版,其中收录了地球上新发现的100个最神奇的物种。其中,由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王鑫研究员等发现并命名的“迪拉丽花”,和中国科学院发现的“始祖龟”入选其中。该书从过去十年全球发表命名的20万个物种中,挑选出了最大、最小、最古老、最濒危、最极端等100个物种。其中绝大多数是现代物种,化石物种只有10种,而高等植物化石则只有“迪拉丽花”。

  A.恐龙时代的花朵进化充分却没有留下“传人”

  花梗、雄蕊、雌蕊一应俱全的“典型花”

  迪拉丽花当选理由是:世界上具有完全现代花结构的最早的花。“通俗点说,就是普通人看到这块化石也能看出它是一朵花。”王鑫告诉记者,2007年他辗转得到了几块来自辽西义县组的化石。他和合作者郑少林研究员一起进行了长达两年的研究。

  这块化石来自于1.25亿年前的地层。化石中可看到人们所熟知的花的结构,包括花梗、花被片、雄蕊和雌蕊,还从化石中分析出了十几粒花粉。王鑫告诉记者,这些证据都表明这是一块具有人们熟知的、典型的花的结构的化石。这块化石形成于早白垩纪,是迄今为止最早的典型的花,他们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迪拉丽花,其中丽花是它的属名,迪拉是它的种名。

  “长相”接近,但和现代的花仍有不同

  研究发现,“迪拉丽花”已经和现在的花有某些相似之处:花被片呈匙形,具平行叶脉。子房部分包裹于一个肉质的套层中,成熟时形成果实。尽管如此,它和我们现在的花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比如迪拉丽花的雄蕊部分非常离奇,它是球形的,花药的顶部长了很多刺,这和现代的花朵完全不同;而且子房部分包裹在一个肉质的套层里,这也是一般的花朵没有的。

  那它是现代花的“祖先”吗?

  王鑫说,在两年中,他们一直试图将这个来自1.25亿年前的古老的花与现代的花朵联系起来,结果发现它和当代的花朵都有不同,应该是花的一个孤立的属种。但是1.25亿年前它来到这个地球后,昙花一现,然后悄悄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根据我们最新的研究推测,迪拉丽花很可能是一种水生植物的花。”

  那它是不是现代花朵的“祖先”呢?“应该不是的。”王鑫说,从迪拉丽花的花朵形态和结构上来看,它应该是相对进化的分支,已经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演化发展。现代花朵们的“祖先”,肯定另有其“花”。但是找寻花朵真正的“祖先”,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首先是因为与其他的生物器官相比,花朵形成化石保存下来的机会比较小;其次就是人们常常是以现代植物为模本去追寻最早的花朵,但数亿年前的世界和如今在很多方面是大相径庭的。

  B.除了这种花,中国“始祖龟”也入选全球100个最神奇物种

  记者了解到,除了迪拉丽花外,还有一种物种也来自于中国,那就是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专家李淳及其同事,在2008年发表的“半甲齿龟”,这是世界上已知最古老的乌龟。被很多人称为“始祖龟”。

  2007年5月的一天,李淳在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新铺乡一户农民家院子里,发现了一块农户准备用来搭建房屋的石板,上面有化石轮廓。这户农家将化石送给了李淳。一个月后,李淳又在新铺乡发现一块同样的化石。偶然机会,李淳又从一位朋友手中得到了在关岭发现的另一块类似的化石。经修复,专家发现,这三块化石是距今2.2亿年前的乌龟。而此前,世界已公认的最早的龟,是2.1亿年前晚三叠纪中期德国的原颚龟。 “半甲齿龟”是迄今为止地球上最古老的龟。

  从化石上看,这些龟类身长约30-50厘米,有趣的是,它们的脊椎上刚刚显现出四五块骨化的龟板,还看不出六角形,甚至还没连到一块儿,而两边肋骨则有明显变宽的迹象,肚皮上的腹甲和现代龟类相差无几。此外,这种龟类的上下颌上,还长着细密的牙齿。

  经过专家们进一步研究,来自关岭的“始祖龟”化石证明,龟壳腹甲的形成远远早于背甲,而背甲是从脊椎上面的部分首先开始骨化的,也就是说,龟甲是随着椎骨和肋骨的扩展,是自下而上形成的,而不是来自皮肤演化。而且,还能证明,龟类起源于水环境。正因如此,“半甲齿龟”的发现,将龟的历史前推了1000多万年。


相关报道


  据金陵晚报(记者 王君 通讯员 陈孝政):由国际权威研究机构国际物种开发研究所编撰的《地球新物种百杰》于近日出版,其中收录了地球上新发现的100个最神奇的物种,其中南京古生物所王鑫研究员等发现并命名的迪拉丽花入选其中。

  从20万个物种中被“选中”

  在我们的地球上有什么,哪些是最奇特的?国际权威研究机构国际物种开发研究所这两年来一直在致力于将那些地球上最神奇的物种呈现给公众。

  王鑫告诉记者,能入选地球新物种百杰,并不容易,因为这些物种都是在过去十年全球各国科学家发表的20万个物种中,精心挑选出来的,而且名额有限,只有一百个“座位”。

  记者了解到,这个新物种百杰共分十个篇章,分别记录了最大、最小、最怪、最古老、最濒危、最漂亮、最极端等各式各样100个物种。这100个物种中绝大多数是现代的物种,其中收录的化石物种只有10种,而高等植物化石只有一种——迪拉丽花。

  王鑫向记者解释说,迪拉丽花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它是“世界上具有完全现代花结构的最早的花”。任何人一看到它的化石,就会意识到这是一朵花,它具有非常典型的花的特征,而迪拉丽花在中国辽西地区早白垩世的发现向世人表明,无可争议的有花植物1.25亿年以前就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

  花朵起源秘密被隐藏

  我们的祖先从被子植物那里获得果实,得以生存,没有被子植物,也就没有我们的农业文明。王鑫告诉记者,上百年来,被子植物的起源和早期演化一直是人们研究的焦点,在中国的辽西地区,由于当时具有比较好的环境条件,因此那里形成了全世界少数的几个产出早期被子植物化石群的地层。在那里,人们已经发现了多个被子植物,包括朝阳序、古果和中华果等,揭示了早期被子植物的起源历程。

  花朵的出现标志着地地道道的被子植物已经出现,然而恰恰这关键的一环消失在1.25亿年前的广袤地层中。王鑫告诉记者,从化石的记录来看,在距离我们1.25亿年前的史前时代,花朵在这个世界上已经相当普遍,然而如果再往前追溯,似乎那些会开花的植物的踪迹就神秘消失了,因此寻找世界最早的花一直是古生物学家重要的科学研究目标之一。

  找到世界第一朵典型花

  王鑫告诉记者,大约在七八年前,他辗转得到了几块来自辽西义县组的化石。这块化石看似不大起眼,但却是远古被子植物留下来的印迹。它们看上去像一朵花,专业的敏感告诉他,这块貌不惊人的化石上可能隐藏着重大发现。正因为如此,他和合作者郑少林研究员一起针对这块化石进行了长达两年的持续研究。

  同位素测定的结果显示,这块化石来自于1.25亿年前的古老地层。在光学显微镜和电子显微镜下,他们在这块化石中看到人们所熟知的花的结构,包括花梗、花被片、雄蕊和雌蕊,并且从这块来自1.25亿年前的化石中,还分析出了十几粒的花粉。

  王鑫告诉记者,这些证据都表明这是一块具有人们熟知的、典型的花的结构的化石。这块化石生成于1.25亿年前的早白垩世,是迄今为止最早的典型的花,他们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迪拉丽花,其中丽花是它的属名,迪拉是它的种名。

  小花,它静静绽放

  从王鑫提供的世界第一朵典型花的图片资料上来看,它已经和现在的花有某些相似之处,他们如此描述这个史前时代、难得的典型花的模样:花被片呈匙形,具平行叶脉。雄蕊具有一个纤细的花丝,其上着生球形的花药,花药顶上有须状附属物,内有圆三角形的花粉。雌蕊由两个具有花柱和柱头的心皮组成,二者子房部分包裹于一个肉质的套层中,成熟时形成果实。

  尽管如此,它和我们现在的花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甚至有难以解释之处。王鑫说,迪拉丽花本身很小,只有几个毫米大小,而迪拉丽花的雄蕊部分非常离奇,它是球形的,花药的顶部长了很多刺,这和现代的花朵完全不同,而且雌蕊有两心皮,这在现代植物中比较少见,而且子房部分包裹在一个肉质的套层里,这也是一般的花朵没有的。

  王鑫说,他们一直试图将这个来自1.25亿年前的古老的花与现代的花朵联系起来,结果发现它和当代的花朵都有不同,应该是花的一个孤立的属种。1.25亿年前它来到这个地球,昙花一现,然后悄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花朵还应有更远古的祖先

  虽然王鑫他们研究的这些来自辽西义县组(早白垩世)的化石花朵是迄今为止在地层中发现的最早的典型的花,但是在王鑫看来,花和被子植物的历史绝不会是从这里起步。

  王鑫说,举个例子,朝阳序、古果、中华果和丽花这几种被子植物几乎是在同一时代的地层里出现的。如果把辽西义县组所处的时代作为被子植物的起源时代,这么多的被子植物在这一时代的地层里近乎同时出现就非常令人费解,而且从迪拉丽花的花朵形态和结构上来看,从任何已知的理论来说,它都不应该处于植物进化生命树的根部,而是相对进化的分支,说明它已经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演化发展。

  正因为如此,王鑫认为,找寻最早的花朵的工作远未结束。王鑫说,之所以1.25亿年前的花朵的化石如此难以找寻,首先是因为与别的生物器官相对比,花朵形成化石保存下来的机会比较小,其次就是人们常常是以现代植物为模本去追寻最早的花朵,但是要知道数亿年前的世界和我们所熟知的世界也许在很多方面是“面目全非”的,因此王鑫猜想,完全有可能一朵保存完整的远古的花的化石摆在人们面前,很多时候我们也可能认不出来,与之擦肩而过。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news/show-16090-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