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首页 >> 新闻纪实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7-02-07 10:32:07 作者:admin 来源:《中原考古大发现》 浏览次数:14512 文字大小【】【】【

奇石“XL-01”

1995年3月16日,北京几家新闻媒体同时报道: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一批青年科学家,成功地从一枚西峡出土的恐龙蛋“XL-01”中获得了恐龙基因片段。这一消息震惊了国内外,许多新闻机构竞相转发。这一重大发现对于人们认识恐龙,了解地球的变迁、物种起源、生命的进化等无疑都具有重要的意义。消息一经发布,立刻引起各方人士的浓厚兴趣,纷纷来电来函询问详情。这枚奇特的蛋化石,不仅蕴含着巨大的科学价值,而且因一段奇特的经历,使它变得更加神秘起来。

在见诸报端之前,这枚蛋化石曾几次在新闻媒体中露面,但是每次都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便归于平静,直到这次重新复出,它才真正扬名于天下。

这枚编号“XL-01”的恐龙蛋化石,是河南一位农民李广岭的收藏品。李广岭一生酷爱搜集奇石。他开厂赚了钱,便自办了一个“奇石博物馆”。1993年年初,在西峡恐龙蛋化石蜚声新闻界时,李广岭也来到西峡,把恐龙蛋作为奇石收买,竟然一下收集了2000多枚。半年后,当政府严厉打击盗掘恐龙蛋化石的高潮时,不少人因涉嫌犯罪而纷纷受到拘捕和扣留。这时也有人提出李广岭的问题,认为他非法收购,无疑对农民乱挖恐龙蛋化石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影响极坏,应该受到惩罚。李广岭却不这样认为,他辩解说,把这些化石收集起来加以保护,并没有以营利为目的进行倒卖,应该是对国家做了一件好事,同时他表示愿意把所藏恐龙蛋化石全部捐献给国家。

1994年6月6日,李广岭将他收藏的2471枚恐龙蛋化石全部捐献给国家,在河南省博物馆举行了交接仪式。河南省文物保护管理委员会向李广岭颁发了捐献证书,并奖励人民币20万元。在颁奖会上,河南省文物局局长杨焕成说,奇石收藏家李广岭,在不了解国家保护古生物化石有关法规规定的情况下,出于个人收藏的目的,收购了大批恐龙蛋化石,并将它们妥善保护起来,使这批珍贵的科学文化遗产没有遭受损失。现在他把自己收藏的恐龙蛋化石全部捐献给国家,这种精神应予以表扬,应当受到鼓励。

“XL-01”是李广岭捐献给国家的蛋化石中的一枚。这枚蛋化石形体较小,显得有些扁,直径为9厘米,重约450克。蛋壳周身没有裂缝,比其他同样大小的蛋化石要轻。“XL”有两种解释,一是“X”表示未知,“L”表示“李”字拼音的第一位字母;二是“X”表示西峡“西”字拼音的第一位字母,“L”表示“龙”字拼音的第一个字母。

1993年9月的一天,这枚蛋化石意外地跌落在地上,不料却裂成两半,从而使得它以其独特的面貌进入了学者们的视野。李广岭懊丧地捡起破裂的“XL-01”蛋化石,仔细审视之下,却发现它非同一般,竟然还有内腔,因此一摔即碎,不像其他蛋化石那样结实。这枚蛋腔部分是空的,有一些灰褐色的絮状物。仔细观察,腔内略显潮湿,像是有什么生命物质存在着。这下子使李广岭欣喜若狂,连忙把消息告知亲朋好友。消息传出,有一位记者写了篇报道刊登在《光明日报》上,称其为“外硬内软”。李广岭为了弄清这枚蛋化石中隐藏的奥秘,他请矿物学家对“XL-01”进行了测试,结果表明,其腔内絮状物主要为坡缕石,即常见的硅酸盐黏土矿物质。既然为平常物,原本抱有很大希望的李广岭也泄气了,于是将其抛置脑后。

同年11月,李广岭在北京举办奇石展,其中也包括那枚“XL-01”。它引起了中国地质博物馆古生物研究者方晓思的注意,便将这一消息告知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古生物学家张昀教授。张昀很快见到了这枚神秘的“XL-01”。这枚破为两瓣儿的蛋化石不但引起了考古工作者的关注,古生物学家也对它非常着迷。张昀征得李广岭的同意,从蛋腔内取出少许絮状物,带回北大实验室。他把少量的絮状物放在电炉上烧灼一分钟,发现它局部焦化,由灰褐色变为深褐色。测量后得知,烧失量为19.39%,这充分证明絮状物内有水和有机物。张昀又叫人将絮状物作氨基酸分析,果然证明其中含有1%—1.5%的氨基酸。

7000万年前的恐龙蛋化石内居然还保留着有机物质,张教授高兴极了,说不定这是一次揭开恐龙奥秘的契机。他急忙将这一发现告诉了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陈章良。陈章良深深感到这一信息意义重大,“XL-01”神秘的历史和呈现出来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生命信息,激起了他们极大的热情。这是大自然对科学家们发起的重大挑战,也是一次破译白垩纪之谜的绝好时机。

从“XL-01”中提取DNA是一项十分艰巨复杂的工程,要求极其严格。科学家们从蛋壳到蛋心的分层取样中,每种样品分别由两组人员独立研究,不得他人插手。从1994年到1995年2月初,他们每天昼夜兼程,高度的事业心和责任感使他们一度达到了忘我的境界。经过两个多月的紧张工作,这些年轻的科学家利用先进的技术和仪器,从“XL-01”中所含的絮状物内果然寻找到6个DNA片段。

为了进一步确定这6个DNA片段究竟是什么生物的基因,科学家们通过DNA序列测定,并通过计算机网络与美国和欧共体的基因数据库作比较,其结果是:他们获得的基因片段与细菌等原核生物无同源关系,即排除了细菌污染的可能性。与现代其他动物和人的基因有一定比例的同源性,但不是95%以上的同源性。因此,它们也不是这些动物和人的基因,从而排除了操作中人们污染的可能性,说明科学家们获得的基因不是人和各类现代动物的基因。那么,会不会是渗透到蛋壳内的古代细菌的遗传物质呢?一切迹象表明,不太可能,假如古代细菌渗入到蛋腔内,必然也会沾染到蛋腔的其他部位,包括蛋壳壁上都会有分布,可是科学家们只在蛋腔内的絮状物里发现有DNA片段,而在蛋壳壁上的取样中,并未获得这种基因片段。因此结论认为这些基因片段正是恐龙的基因。

陈章良及其实验室中的一批中青年学者,近年来建立起一整套分子生物学技术试验设备,具有世界领先水平,并且聚集着不少优秀的科学人才。在新的挑战面前,大家跃跃欲试,立即决定对“XL-01”中的絮状物开展分子生物学研究,希望从中找到遗传物质DNA。同时对“XL-01”作进一步的结构、矿物—化学及埋藏地质研究。这枚“XL-01”蛋化石真的储存着大量的原始信息吗?它真的带来了遥远的白垩纪时期的消息吗?听起来,让人感到不着边际。一块7000万年前的蛋化石,科学家们竟然还可以从它的身上找到遗传基因,太传奇了,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XL-01”以它独特的方式给人类带来了获取原始信息的机会,而科学家们不失时机地把握了这次机遇,因而取得了辉煌的成果。这仅是开始,我们的科学家、考古学家的真正目的在于揭开恐龙灭绝的原因,复原史前巨霸的生态环境,再现恐龙世界中的无限奥秘。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news/show-4697-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