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首页 >> 新闻纪实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7-02-07 10:32:07 作者:admin 来源:《中原考古大发现》 浏览次数:14549 文字大小【】【】【

发现始末

“沿地球北纬30°前行,这里既是地球山脉最高峰的所在地,同时也是海底最深处的藏身之所,世界著名的几大河流,埃及的尼罗河、伊拉克的幼发拉底河、中国的长江、美国的密西西比河均在这一纬度线汇入浩淼无际的大洋。

“这条纬线又是世界上无数难解之谜的所在地:恰好建在地球大陆重力中心的古埃及金字塔群、死海、巴比伦‘空中花园’、大西洋洲沉没处、百慕大海域、马雅文明遗址……

“为什么这一线会成为怪事迭出、祸患隐忧、灾难频仍的神秘地带?它们是偶然巧合,还是造物主的有意安排,抑或是受人类暂不可知的某种神秘力量的主宰?这条线上有许多一夜间消失的超文明遗迹。”(引自《神秘北纬30°》)

河南西峡正处于这神秘纬度线的附近,因此同样存在着许多困扰人类的神奇之谜,尤其是恐龙骨骼及恐龙蛋化石群的发现,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早在1929年,我国老一代古生物学家李杰、朱森就曾到过南阳淅川盆地进行地质考察,他们对河南境内的恐龙蛋化石当时就有所认识。此后,也不断有学者前往调查和研究,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1974年,驻南阳地区的河南省地矿厅地质调查四队的周世全,在他主持豫南、豫西南新生代红层课题时,曾带领21名地质工作人员在淅川、内乡等山区进行地质勘察。一次他们在淅川县滔河乡马家村西的山坡下勘察时,技术员安含旭发现了1枚特殊的“石蛋蛋”,他喊来周世全,让他鉴定。他们用地质铲顺着周围挖,又挖出了3枚连成一体的化石蛋。当时周世全还不能完全认识这些蛋化石,于是将它们送到北京中科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请专家鉴定。经过杨钟健、周明镇和赵资奎等著名专家的鉴定,这些奇怪的“石蛋蛋”被确认为恐龙蛋化石。在这以后的几个月里,课题组又在西峡、内乡、淅川、卢氏、栾川等地的中生代地层中发现多处恐龙蛋化石地点和恐龙骨骼化石地点。南阳盆地的恐龙蛋化石经周世全等人研究后,将其划分为10属19种类。

  周世全在初步掌握了西峡盆地恐龙蛋化石的埋藏情况后,曾邀请赵资奎教授到河南考察,考察过程中,他们在内乡县夏馆镇后庄东北采集到一窝16枚的恐龙蛋化石。尤为重要的是,他们在恐龙蛋化石上发现了恐龙留下的三趾脚印,并且还在附近找到两块恐龙的尾椎骨化石。这些经过赵资奎的考证与研究后,被认为是恐龙下蛋后由于不小心在蛋窝上踩了一脚,正好踏坏了相邻的三个蛋,脚印便留在了这几枚残蛋上。为此,他撰写了《河南内乡新的恐龙蛋类型和恐龙脚印化石的发现及其意义》一文,发表在1979年第4期《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杂志上。此后几年中,赵资奎教授先后多次来河南调查,1981年他还陪同德国学者来宛西考察过。

  1976年南阳地区文化局在文物普查中,特别重视对古生物化石出土地带的调查,曾派张维华先生前往考察。张维华不辞劳苦,足迹踏遍南阳盆地的山山岭岭。他的调查结果被收录在《南阳地区文物志》上。文章记载说,西峡县的丁河、丹水沿岸,内乡县的赤眉、夏馆,淅川县的滔河、香化等地发育过中生代的红色地层,这里含有丰富的大型爬行动物恐龙及恐龙蛋化石。恐龙的骨骼化石发现不多,且不完整,而埋藏最多的是恐龙蛋化石,这些化石不仅成窝状,而且成行排列。据考察所知,当时生活在河岸湖畔的恐龙的种类在10种以上。

文物工作者虽然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并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但在当时的学术界和社会上却影响甚微,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动荡不安的年代,从1974年至1976年,国内相继发生的一起起震惊世界的大事件,使人们的精神处在一种巨大的压力之下无力自拔,有谁还顾得上西峡盆地的恐龙蛋。恐龙蛋有什么社会价值,又有什么经济价值?它和当时的社会背景似乎相去甚远,当时中国政局的高层决策者们根本无暇顾及科学文化的发展,他们更关心的是社会的走向问题。

这就预示着恐龙蛋化石必将在二十年以后才有缘重见天日。

西峡恐龙蛋化石的出现,并不是近一时期的事情。据当地农民讲,他们父辈的父辈小时候就拿这些“黑石蛋蛋”当球踢。丹水镇三里庙村80多岁的田荣庆老汉说,他幼时在山上放羊,就经常玩这些“石蛋蛋”,只是不知道它们究竟是什么东西,玩够了就把它们弃置路旁,或者一脚踢到山坡下。

1992年8月,河南省西峡县阳城乡赵营村的一位农民在修路时,无意间在一条几寸厚的白色石层下,发现了一层褐红色的软石层里有一窝黑灰色的椭圆形“石蛋”,有20多枚。他并不认识这些“石蛋”为何物,只是出于好奇,便捡起一枚仔细观察,这些状似龟甲壳的“石蛋蛋”,质地松脆,一掰就掉块,放到鼻子下面闻一闻,有一股清幽的芬芳,近于硫磺的香味。他顺便捡了几枚,带回家给孩子们玩。

不料这些可疑的“石蛋蛋”,引起家住本村的一位南阳某地质队职工马某的兴趣。他已经预感到这正是他四处寻找的恐龙蛋化石,于是悄悄找到那位农民撬出“石蛋”的地方,把所剩的几枚带回地质队。经鉴定,确认这些成窝的“石蛋蛋”正是恐龙蛋化石。证实了自己的推想后,马某又回到赵营村,他对村里的农民说:这里出产一种药材叫“石胆”,能治眼疾,能止血,你们把它挖出来,我可以收购。听说“石胆”可以卖钱,农民们欣喜若狂,不顾一切地上山去挖,连地里即将成熟的庄稼也顾不上了,成片庄稼瞬间被毁于一旦。

几乎是同时,西峡县丹水镇三里庙村上田组村民,在山坡上挖沟种龙须草时,不断挖出一窝窝又圆又黑的石头,小孩子便争着把它们当做“足球”在脚下踢来踢去地以决胜负,也有人把它们运往田头,垒成土墙以固水土。到了1993年初春的一天,一名地质队员悄悄来到村子里,神秘地对大家说,这里出产一种药材,叫“石胆”,你们把它挖出来,可以买给我,有多少要多少。于是农民们如梦初醒,纷纷拿起钅矍头、大锤、钢钎,争先恐后地拥上山坡,向他们祖辈居住的贫瘠土地索要财宝。

20世纪90年代初,社会发生重大变革,经济文化都得到迅速发展,人们的思想也从禁锢和闭塞中逐渐解放出来。而这一时期的地质队却面临着体制改革大潮的冲击,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河南地质调查四队700多名职工的工资顿时失去了保障,过去的“铁饭碗”被彻底打破了。面对困难的境地,队里鼓励职工自谋职业,去搞个体经营。

经营什么呢?正在左右为难时,北京、湖南、四川一些地质、自然博物馆恰好因需要扩大馆藏标本,找到了地质队,希望交换一些恐龙蛋化石标本,实际上所谓的交换是和金钱相联系的。恰似绝路逢生,地质队的一些干部职工,甚至一些领导都纷纷行动起来。于是,最早发现恐龙蛋的人,有意无意间便成为最先践踏和破坏恐龙蛋的真凶。

顷刻间,田野里沟壑纵横,锤声丁当,炮声隆隆,硝烟弥漫,犹如激战中的前沿阵地。而那些百战不殆的战士,正把他们的战利品——恐龙蛋化石,一车车送往地质队驻地,或者送到前来抢购者的手中,而换来一沓少得可怜的带着血腥味的钞票。无知和丑恶的交易,愚昧和卑劣的互换。可是面对这种畸形的交换方式,我们又怎么忍心去责难他们,苛求他们,他们生活得太穷困、生活得太可悲了。从他们呆滞的目光里,可以探求到的是他们对金钱的企盼和渴望。

起初,地质队员在现场指挥农民们挖,但是却远远供不应求,于是便放手发动农民自己去挖。价格也从5毛钱一枚涨到5元,后来一涨再涨,仍满足不了需求。这样一来,那些无知无过的农民们更加兴奋起来,满怀着巨大的、无限的热情投入其中,把沉眠于地下亿万年的恐龙蛋化石彻底来了一场大清洗。耐人寻味的是,本来只是为了丰富充实馆藏为目的的采集,一旦开了头,竟然一发而不可收,最终酿成一场空前的、公开的盗掘走私活动,甚至以西峡为轴心,很快波及到世界各地。这次公然的盗掘活动持续了近一年,竟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这种奇怪的现象难道不应该让人反思吗?

1993年3月底,西峡县武装部一名叫姜伟的记者,到阳城乡赵营采访,这个村子是武装部的扶贫点。进村后姜伟感到四处静悄悄的,气氛有别于以往,便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后来姜伟在村中碰到妇联主任,没有等他询问缘由,妇联主任上前就说:“村里的人全上山挖‘石胆’了,都快挖疯了。”姜伟不解地问:“啥叫‘石胆’呀?”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东西。妇联主任的脸上骤起神秘的表情,特意压低声音说:“地质队有人说是恐龙蛋,一个能卖好几块钱呢!”

凭借着对新闻的特有敏感,姜伟回去以后写出了《西峡县发现恐龙蛋化石》一文,刊登在5月5日的《中国地质矿产报》上。这是新闻媒体首次公开报道的关于西峡恐龙蛋化石的消息。姜伟在文中对这一盗挖行为予以广泛宣传,并肯定这种举措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创造。文中说西峡人找到了致富的途径,日前一天能挖200个恐龙蛋,恐龙蛋化石市场交易已经形成。

面对这样的局面,当地政府只是提醒人们眼光要放长,“别踩坏了山上的龙须草”。龙须草是一种经济作物,可以编织草席、蓑衣、草鞋等,长期以来是西峡人民致富的主要来源。然而近些年来,蓑衣、草鞋已经不再被广泛使用,所以龙须草的用途也逐渐减少,收成好的人家靠龙须草每年能收入一两千元,这些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由于人们缺乏对恐龙蛋化石的认识,而且有关方面也没有对此进行认真全面的研究,因此见诸新闻媒体有关西峡恐龙蛋化石的最初的报道在舆论导向上是错误的,无形中对盗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时流传的一句顺口溜是:“挖‘石胆’能致富,大干快上能当万元户。”的确很多人家在短时期内靠挖“石胆”都发了家,于是,金钱与愚昧两枚砝码被同时加在了天平的同一端,人们心中的天平失衡了。

此时,就在西方拍卖市场上每枚蛋化石的价码高达1万美金时,这里最高价也没有超过80元。尽管如此,不少人家不到一个月就创收上万元。地质队的收购人员,原来是走乡串户,挨门收购,后来因为货源充足,只等送货上门就行了。那一时期,南阳市地质调查四队门庭若市,摆摊卖恐龙蛋的商贩一家挨一家,正像姜伟文中说的那样,“恐龙蛋化石交易市场已经形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news/show-4697-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