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首页 >> 新闻纪实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7-02-07 10:32:07 作者:admin 来源:《中原考古大发现》 浏览次数:14517 文字大小【】【】【

西峡告急

国耻难当,刻不容缓。

1993年5月15日,北京富运达应用技术研究所的科学家王鹏先生,向国家文物局局长张德勤致信说:河南省西峡县发现大量恐龙蛋化石,这一发现在科学上有着重大意义,有可能在国际上引起反响,但由于当地农民不了解这一发现的重大科学价值,当地又未及时采取有力的保护措施,以致盗掘成风。他在信中建议国家文物局要“采取有力措施,立即禁止挖掘、倒卖蛋化石这类非法行为”。5月20日,国家文物局文物评审专家、中国科学院自然辩证法研究所所长华觉明在王鹏的信上批注道:“王鹏从淅川(实为西峡)带来的蛋化石……确认为恐龙蛋化石无疑,此乃可能成为世界上最有影响的重大科学发现。”写完后,他火速将信件转交给张德勤局长。

中国是恐龙化石出产较多的国家,而蛋化石并不多见,尤其是千余枚蛋化石集中一处的情况更是绝无仅有,这对于研究恐龙栖息、繁衍和该地区历史上的地质变化等均是极难得的资料。张德勤局长看完来信,心情异常复杂与沉重,当即抽出钢笔在信件右上方批示道:“请张柏同志处理。”张柏时任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稍作思索,他又批写上:“请文物局二处通知河南省文物局尽快了解情况,作出处理,并将情况及早报告我局。”此后48小时中,两封明传电报和一封加急电报相继飞向河南。

5月22日上午10时许,河南省文物局局长杨焕成接到北京的传真,他心里不免一惊,河南境内发现大量的恐龙蛋化石?一丝冲动在他心中漾起。但是只是一瞬间,心情立刻沉重起来,发生在自己管辖之内的,如此重大的恶性事件自己怎么会一无所知?南阳文化局事先怎么没有提及过此事?事关重大,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马上找来文物处的负责人,一起召开了紧急会议。

杨焕成局长在河南省文物局担任领导已经20个年头了,一生中曾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已经养成了处变不惊的风格,但是这一次他却有点沉不住气了。凭着职业的敏感,他意识到摆在面前的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和挑战。30分钟后,一个由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和南阳地区文化局组建的联合调查小组成立,并在各级组织的关注下,星夜奔赴南阳西峡。

调查小组主要成员有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副所长许天申及李占扬,他们怀着神圣的使命感,背负着国家的重托,匆忙上路赶赴南阳。他们的心情也是一样地沉重和焦急,西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未知数,但是有一点可以断定,这一偏远的小山区所发生的事件,已经牵动了全国上下各级领导的中枢神经。

许天申和李占扬第二天上午到达南阳,和南阳文化局的调查组成员会合后,没有顾得上休息,便直奔目的地。当调查组踏上这片神奇而令人敬畏的辽阔土地时,一场声势浩大的盗掘活动正在进行。见到来人,山坡上密集的人群,略略散开了一些,但是没有离去的意思,仅是处于观望的状态。极目远眺,呈现在眼前的是满目疮痍,纵横交错的盗洞状若鱼鳞,恐龙蛋化石残片俯拾皆是,盗掘的爆破声不绝于耳,蕴藏蛋化石的原始地貌被破坏殆尽,这一切都让人感到揪心的疼痛。为什么消息来得这样迟缓?难道真的是由无知愚昧而酝酿出一场伟大的发现?痛定思痛,不能不让人感到啼笑皆非、忧虑忡忡。

许天申立即找来村干部,让他把大家召集起来,就地召开现场会。群众大会上许天申一遍遍地向一无所知的村民们宣讲了文物政策,讲什么是化石,蛋化石的价值等,并规劝大家一定要遵纪守法,协同地方政府保护好珍贵的恐龙蛋化石不再遭受破坏。

前景是一片青黛色,一丛丛矮树沿着山坡拔地而起,形成一道绿色的天然屏障。天空中白云朵朵,在明媚的阳光中穿行,乍明乍暗的光芒,在山间变幻出无限的风光。亿万年前,中生代时期(包括三叠纪、侏罗纪、白垩纪),这片深邃而美丽的土地上,一定是草木葱茏、流水奔腾、四季皆春。在适宜的环境中,庞大的恐龙家族曾经在这里极度兴盛、自由舒适地生存了1.5亿年。相当于晚三叠纪早期(距今2.25亿年)到白垩纪晚期(距今6500万年),史称这一时期为恐龙时代。

根据考古发现,当时天上有飞龙,水里有游龙,陆地上有食肉龙和食植物龙。它们不仅主宰着陆地,而且还侵入天空和海洋,可谓繁荣昌盛的大家族。然而当它们正处在辉煌鼎盛的时期时为什么会突然灭绝?而经过世界著名的古生物学家、考古学家的悉心研究和探索后,为什么至今也没有一种可以让人信服的解释呢?而它们在突然灭迹后,留下数以万计的蛋化石,是否在向人类揭示什么?或许在传递着某种信息?在当今科学高度发达的时刻,不久的将来,我们的科学家能否对这场轰轰烈烈的伟大生存与灭绝作一个科学的破译和阐释呢?

一直工作到天黑,山上的人群都散尽了,许天申、李占场一行才返回西峡县城。他们连夜将西峡所发生的情况向省文物局作了汇报,并起草了一份调查报告。三天后,一份《关于西峡等县盗掘恐龙蛋化石事件调查情况与处理意见的紧急报告》放在了河南省文物局局长杨焕成的办公桌上。调查结果初步表明,西峡、淅川、内乡这三个恐龙蛋主要产区,分布面积之大、埋藏之集中、数量之丰富、原始状态保存之完好,实属罕见,其中尤以丹水镇上田西坡埋藏最为集中与丰富。1992年11月至1993年5月,有数十处化石集中产区遭到不同程度的洗劫,涉嫌人员逾千人。丹水上田、阳城任沟遭劫最为惨重,在面积大约2000平方米的范围内,大小盗洞几十处,流失恐龙蛋均在千枚以上,给我国科学资源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也给该学科的研究造成极大的混乱。

听完许天申的汇报后,杨焕成局长十分愤慨和激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文物部门竟全然不知,简直是失职。他让文物处立刻给南阳行署发函,要求马上制止这种非法的盗掘活动。另外给西峡县拨款5000元,责成他们组织人员封填盗洞,并且派专人看守,负责其绝对安全。

1993年6月5日,许天申和李占扬带着录像片和恐龙蛋化石标本到国家文物局进行汇报。在国家文物局一楼会议室里,副局长张柏及专家们观看了西峡县三里庙上田西坡恐龙蛋化石盗掘现场的录像、照片和蛋化石标本。当他们看到在2000平方米的山坡上接连不断的盗洞及哄抢蛋化石的场面时,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张柏激动异常,拍案而起,他说:“这是一次大规模的哄抢事件,时间长达7个月之久,已经造成重大损失,没想到我们文物部门的神经末梢反应如此迟钝,出现这样的严重事件,令人惊讶!”在场者人人心焦如焚,马上拟定出10条紧急抢救措施,并要求火速传达,尽快落实。紧接着,一条条保护措施及行政命令通过无线电波飞向河南,飞向西峡。

在此以前,美国、加拿大、法国、印度、蒙古及中国的山东、广东、四川、甘肃、陕西、湖北、江西、内蒙古等近20个省、自治区也曾发现有恐龙蛋化石,但截至1993年年底,全世界共发现了1000枚,见诸报道的不过500枚。而西峡盆地近期内已经上缴文物部门的至少有5000枚以上,加上盗掘中遭到破损和通过非法途径流失国外者,共不下万枚。

6月中旬,河南省文物局邀请古脊椎动物学家赵资奎等有关专家到西峡进行实地考察和论证。结果表明西峡的恐龙蛋化石有几大特点:(1)数量惊人,且原始状态保存完好。(2)年代久远。目前,世界其他地区发现的恐龙蛋化石,时间一般在7000万年前后,而西峡的恐龙蛋化石当在1亿年以上,即属于中生代白垩纪时期。(3)品种繁多。在西峡数十平方公里的山岩中发现的恐龙蛋化石,多达数十种,有一些为世界珍品,极为罕见。赵资奎认为,西峡恐龙蛋化石的发现,对其本身的认识和研究只是一方面,而更重要的是对埋藏恐龙蛋化石的地表、地层的研究,这对于探索恐龙的繁殖行为、中生代白垩纪地层的划分及复原恐龙时代的生态环境等都具有重大的科学价值。

国家的宝贵财富,必须有效地保护。河南省文物局一边给南阳地区行署发函,要求全力抢救,严厉打击。另一方面派人一次次赴北京汇报,同时以“要情”的形式通报了河南省委、省政府。这一恶性事件,顿时引起我国科学界的震惊及国家文物局的高度重视,从中央到地方一场与走私盗掘的殊死斗争迅即拉开了帷幕。

河南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得知情况后,也给予高度重视,曾多次召开会议研究保护方案,并且认真听取了文物部门的汇报及处理意见。河南省省长马忠臣亲自到省文物局听取汇报,察看了从西峡收缴的部分恐龙蛋化石,并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为此国务院在中南海召开了紧急会议,国务委员李铁映、宋健出席了会议,国家文物局局长张德勤,河南省副省长张世英,河南省文物局局长杨焕成、副局长张文军等有关人员参加了会议。会上,恐龙蛋的保护及研究利用问题被提升到一个新的认识高度上加以研讨和论证。

恐龙蛋化石被盗、走私的消息惊动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于是一件件批示、命令,一条条建议通过各种途径从四面八方飞向河南。河南省文物局局长杨焕成,副局长张文军更觉压力沉重,因此日思夜虑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在那些紧张的日子里,他们的神经完全维系在了西峡恐龙蛋化石上。

在各级领导的关注下,1993年6月15日,西峡县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打击盗掘、走私恐龙蛋化石活动的通告》,西峡县委、县政府迅速抽调公安、文物、工商等部门的大批民警及地方保安组成联防队,进驻案情多发地区,展开了深入细致的宣传教育工作,并挨门挨户逐一登记,收缴恐龙蛋化石,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打击盗掘、倒卖恐龙蛋化石的专项斗争。

6月25日《光明日报》一版刊登了许天申、李占扬及该报记者谷文雨联合采写的报道《为揭示恐龙奥秘提供重要实物资料,西峡盆地发现恐龙蛋化石群——目前已出土数千枚,整个分布可达数万枚》,这一报道像一枚重型炸弹引起国内外新闻界的强烈反响,顿时各路传媒齐上阵,把西峡恐龙蛋化石炒了个天翻地覆,从而使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一时间名扬四海。

1993年11月12日,河南省副省长张世英带领省文物局领导杨焕成、张文军及专家一行,专程来到西峡盆地考察恐龙蛋化石群的埋藏情况及存在的问题,及时制定出了抢救保护、科学发掘的五项战略措施。

1993年11月23日,101位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郝诒纯、刘东生、杨遵仪、赵资奎、张广学等联名上书国务院,希望各级政府及各地海关切实执行关于禁止脊椎动物化石出境的法令,严厉打击化石的走私贸易,有效保护人类的科学文化遗产。他们恳请政府:“救救古生物化石,救救恐龙蛋!”这一呼吁带着深切的关注和沉痛的惋惜,再次被摆放在中国最高决策层的案头。当日,国务委员宋健就专家的联名呼吁作了批示:“要采取措施,加强管理。”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李铁映批转呼吁书:“要严格按文物法办,打击一切违法走私活动,该收到文物局、博物馆的都要收回。速办!”

这份由李铁映、宋健批转的《完善法制,保护化石》的紧急呼吁书,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播出后,第二天,《人民日报》、《中国科技报》、《光明日报》、《河南日报》……各大报刊相继转载了这一消息。

12月11日晚,河南省委书记李长春给南阳地委书记毛兴中挂通了电话,他说,西峡恐龙蛋化石的发现,很可能是南阳走向世界的重要契机,各级政府要认真做好保护工作,像保护大熊猫一样,让妇孺皆知。要去北京汇报,请专家论证,争取国家资金,建立起保护区和博物馆。

毛兴中当即表示,对李长春书记的指示要作专题研究,认真贯彻落实。随即毛兴中指示南阳行署拨出专款,用于现场保护。在南阳地委、行署的直接关注下,西峡县很快建立起层层保护网,把责任落实到个人。12月14日,《南阳日报》刊登了南阳行署《关于进一步加强恐龙蛋化石保护的通告》,《通告》规定:具有科学价值的恐龙蛋化石和其他古生物化石,同文物一样受到国家的保护,不经国家文化行政部门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借口私自采取……进行恐龙蛋化石走私、倒卖活动情节严重者,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11月至12月,河南省委宣传部部长张文彬、副省长张世英、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侯志英等分别赴恐龙蛋化石发现地进行视察,就开发及利用等问题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与此同时,河南省委各级领导及国家文物局、公安部下达了一道道打击盗掘、倒卖、走私恐龙蛋化石犯罪活动的通告和加强保护措施的命令,河南省公安厅、河南省文物局也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对盗掘、走私进行严厉打击。

在来自各方的压力和全社会的广泛关注下,南阳地委、地区行署的领导更觉得痛心疾首,心情沉重,他们立即带领公安、文化部门进驻到地质调查队,宣传文物保护政策,采取果断措施,对于知法犯法者当即拘捕,从而堵住了盗掘风源。

严峻的现实,使恐龙蛋化石的保护者们横下一条心:要全力抢救,严厉打击,决不姑息。他们以法律、政策和说服教育为武器,编织起一张无形的大网,撒向南阳,撒向西峡。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news/show-4697-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