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首页 >> 新闻纪实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7-02-07 10:32:07 作者:admin 来源:《中原考古大发现》 浏览次数:14512 文字大小【】【】【

毁灭性的破坏

1993年8月22日,南京机场安全检查站分队长邵祥忠通过X光检测,在搭乘5003航班前往香港的旅客行李中发现了一个椭圆形的物体,立刻引起他的注意,并示意那位旅客开包检查。这位台湾旅客,略显紧张地打开手提箱,从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他打开盒盖,里面却是一块呈淡青色,密布着许多细碎裂纹的石头,四周还被黄褐色的岩石包裹着。不等询问,他连忙解释说:“一块很奇怪的石头,带回家中收藏的。”凭着多年的经验,邵祥忠判定这绝非一般的石头,其中一定有蹊跷。后经技术鉴定,这枚奇异的石头,果真是一枚距今1亿多年前的恐龙蛋化石。

这是南京海关截获的第三起恐龙蛋化石走私案。据不完全统计,同一时期中,广州、上海、深圳等海关先后查缉恐龙蛋化石走私案件11起,缴获恐龙蛋化石数百枚。后经证实,这些被截获的恐龙蛋化石,全部来自河南西峡。

1992年年底到1993年上半年,由于群众自发的采掘,发现恐龙蛋化石出土点有西峡县丹水镇的菊花、黄坪、三里庙、袁店……阳城乡的刘营、任沟、田营、杜岗、阳城、后营……五里桥乡的燕岗、郝岗、走马岗……回车乡的花园、八龙庙、西沟、吴岗……

1993年6月,群众在采集过程中,在西峡县桑坪乡的黄沙、三湾、羊奶沟、塘岈村也发现了恐龙蛋。1994年11月初,群众又在西峡县西坪镇谢家湾村边一条南北河流的断崖上,发现了裸露在外的多枚蛋化石。同年11月中旬,在西峡县丁河乡的茶峪村、田关乡的磨石村也相继发现了蛋化石。至此,西峡县恐龙蛋化石出土地已经扩至9个乡镇41个行政村。其分布范围从西峡东南的阳城乡、丹水镇、田关乡到西边的西坪镇、桑坪乡,面积有1000多平方公里。集中埋藏区在丹水、阳城、回车、五里桥四乡镇8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

西峡县丹水镇上田西坡,是这次盗掘活动的重灾区,而村民田朝文的责任坡则是这次盗挖风潮的焦点。50多岁的田朝文身体残疾,一生连媳妇也没有讨上,日子过得朝不保夕。如今因为他的一方责任田中蛋化石比较集中稠密,所以引来四面八方的开采者,同时也给他带来了滚滚财源。看着山坡上日益增多乱哄哄的挖宝者,老田急了,上前制止他们,但是,当他看到站在面前的,由于狂热而两眼发红的人群时,他瞬间改变了主意。他找来一根3米长的竹竿,把坡地按竹竿的长短划分成若干块,一竿见方收200元,谁挖谁付钱。老田分割后的坡地一下子便分租了出去,老田每天只管坐在岗坡上,手中拿着一根竹竿,悠闲自得地看热闹。

老田做梦也没想到自家的这片坡地里竟能生出金蛋来,他一连几天夜不能寐,心里暖融融的。枕着成沓的钱,心中盘算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娶回一个媳妇来。租到田朝文土地的人们,心情也同样激动,他们怀着巨大的企盼,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艰苦的劳动中。对于如何挖掘,这一带的人们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

他们顺着坡东面的凹沟,开挖出一条约50米长、4米宽的探沟,然后自北向南每隔6米开一个洞,洞体为斜坡甬道,当到达蛋化石层后,甬道遂岔向多方,形成纵横交错的洞体网。每一条支洞都循着蛋层的水平面或倾斜层理向纵深延伸,像过筛子一样,所到之处恐龙蛋化石无一遗漏。盗掘者把挖出的蛋化石装满编织袋后,用绳索把它们拖出洞外,从坐地收购的走私贩手里换回金钱。通常情况下,人们要在洞体的拐弯处挖出一间房子大小的“厅堂”,铺上席子和干草,作为下榻之处,可以看出,他们是准备长期作战的。为了加快进度,不误工时,有些年轻父母还把孩子带入地洞中,放在“厅堂”里,让他们自由玩耍。孩子们玩累了,或者是饿了,便毫无顾忌地“哇哇”大哭。洞内煤油灯的烟雾及爆破的硝烟呛得人们喘不过气来,而孩子的哭闹声则更让人心焦,但是对于金钱的执著,对于金钱的热望,使他们九死一生而无怨无悔。

杜店村位于一条大沟的最南端,是桐树沟、上田、下田等村庄通往丹水镇的咽喉要道。这个村子中的一部分人因为没有获得在上田西坡挖蛋的权利,便心生妒恨,一怒之下挖断山路,不让来往行人通过,以此相要挟。而收益丰厚的人们,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惹出麻烦,便舍近求远,绕道而行。这样更加激怒了杜店村的村民,一天,他们在杜某的带领下,拿起刀棍,直奔田朝文家来。愤怒的人们把刀插在田朝文家的门上,威逼着让他划分出一块地来让他们也挖挖。为了避免一场兵戈相残、血染上田的惨剧,田朝文苦苦哀求乡亲们,让他们退 出部分坡地来,让杜店村的人挖,并答应加倍退还租金。

因此,杜某也得到一块4米见方的金土地,他便转怒为喜,日夜兼程开始猛挖。不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一直挖到7米深也没见到蛋化石的影子,此刻他心中的怨恨与懊恼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但是又有气无处发泄。恰逢此时,空中浓云密布,雷声隆隆,一场暴风雨骤然席卷上田村。大雨过后,晴空万里,山野间一片灿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杜某那积满浑浊泥水的竖井式盗洞显得格外醒目。不知什么缘故,后来别的盗洞都封填了,而杜某的这潭由浑变清的水,至今仍保留在上田西坡上,向参观的人们述说着当初这里所发生过的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回车镇有一户赵姓的农民,他家宅院的后坡上也埋藏着丰富的恐龙蛋化石。但是他没有田朝文那样幸运,恐龙蛋给他带来的是毁灭性的打击。当人们发现他家地里埋着蛋化石时,便不由分说地蜂拥而来。老赵面对着一群虎视眈眈、群情激昂的人群恐怖极了。他苦苦哀求大家说,儿子就要娶媳妇了,他马上准备盖房子,看在乡里乡亲的分上,权当是行个好,给他儿子留下这块地。人群虽然是散去了,但是给老赵留下的却是绵绵不尽的忧虑,使他日夜忐忑不安。他知道散去的人群绝不会善罢甘休,因为此时人们挖恐龙蛋化石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老赵在痛苦的煎熬中度日如年,心理承受已超出了极限,于是他横下一条心,咬咬牙,拿出挖蛋化石赚到的几千元钱,雇人在坡地上盖了三间瓦房和一所宽敞的宅院。他想先占着这片地,等避过风头,事态平静以后再设法开采地下的蛋化石。计划固然是很周全,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当他正在千思万虑之时,罪恶的魔爪也正在悄悄向他伸来。

散去的人群中,不乏动机不良者。他们在数十米外挖出一条盗洞,直达老赵家的新房下。一天夜里,“轰隆”一声房倒屋塌,犹如地震一般猛烈,他和他的儿子带着酣甜的梦幻,永远沉睡在了他无限热爱的土地上。他的妻女和一个年迈的老父亲虽然幸免一死,却被砸成了重伤。至死老赵也不明白,是由于房基下纵横穿越的盗洞,动摇了他家的房基而造成了这场灾祸。

在恐龙蛋化石盗掘的高潮期,这样的恶性事故时有发生,屡见不鲜。而更令人发指的是,一群近似原始愚昧状态的山民,当听说国外学者正在寻找恐龙蛋化石里的胚胎时,他们竟把所挖到的蛋化石用铁锤砸碎,一个个去验证。他们怀着巨大的希望,企盼着能找到一条未孵化出的幼恐龙,卖上一个好价钱。结果破碎的蛋化石残片狼藉山野,比比皆是。真是可悲又可恶,令人痛心疾首。

历史应该在这里沉思。是我们朴实的人民近乎愚昧,还是贪图暴利的奸商手段过于残酷?是金钱的诱惑过于强大,还是社会文明程度不够发达?几方面的原因应该说都有,正是这些综合因素的集中反映才造成这场近似疯狂的大劫难。

这一时期,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也不断接到国外一些学者和收藏机构的来信,纷纷询问我国大量运销国外的化石是否合法,同时寄来由中国某单位发出的推销恐龙蛋化石和恐龙脚印化石的广告。他们说如果不合法,他们可以抵制。最不能容忍的是,一位侨居旧金山的文物走私商,在西峡恐龙蛋化石爆炒时,乘机将25000件中国的鱼类化石贩运到美国,到处兜售,并宣称国内有一支可以按买主需要进行采集的专业队伍,随时可提供一切服务。

两种不同的思想境界和道德观念,形成鲜明的对比。在国内外具有正义感的专家学者面前,文物走私商显得那么卑琐和无耻,然而,面对如此之大的反差,我们的政府,以及每一个中国人,难道不该在法律、管理、教育、责任以至精神道德的层面作一次集中的反思与自责吗?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news/show-4697-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