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首页 >> 新闻纪实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07-02-07 10:32:07 作者:admin 来源:《中原考古大发现》 浏览次数:14512 文字大小【】【】【

奋战的日子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到了深秋,旷野的风格外凛冽,一阵阵阴冷的秋风掠过,带来无尽的凄凉。这时又进入雨季,发掘工作不得不时断时续,挖挖停停。更让人忧虑的是,穿越3号方的盗洞正向4号方延伸,而且有些地方仍流水汩汩,这必然会影响到这两个方的纵深发掘。

利用工作间隙和天阴下雨的时候,李占扬和考古队的同事们,常冒着霏霏细雨到各个化石点巡查,核对过去的调查资料。令人大惑不解的是,以上田西坡为圆心的22个恐龙蛋化石埋藏点,均被盗掘并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惊奇和扼腕叹息。难道盗掘者有一双神奇的双眼,他们可以穿透数米以下的地层吗?经过细心观察和研究,李占扬发现原来在白垩纪地层中分布出若干灰白色的条带,这是由于淋漓作用积聚的钙质而造成的。随着地层成岩过程的完成,这些灰白色的条带被保留下来。条带猛然一看似乎有若干条,但是在靠近蛋层上面的一条较稳定,而且较厚实,线条下便是恐龙产卵的砂床。盗掘者称这条砂岩上的条带为“地筋”,沿着这个“筋儿”,顺藤摸瓜,一挖一个准。

另外他们还发现在不同的化石点,埋藏的蛋体也不同,有小圆、椭圆或橄榄形等,真是形态各异、千差万别。毫无疑问,形状不同的蛋产于不同种类的恐龙。这就说明恐龙也是以群体部落生存的,它们也有独特的生存方式和生命体系。而让人更为不解的是各个部落相距那么近,它们是怎么安然无恙、和平共处的呢?这一切似乎都在向人们叙说着一个远古的故事,一个让人类想入非非的故事。李占扬还在两个完整的化石点,采集到两窝直径不超过7厘米的蛋化石,这被认为是龟鳖的蛋。这些弱小的龟鳖是怎样在这些庞大的恐龙部落中求生存,争得一席之地的?这又是一个让人费解的问题。一个个疑问在李占扬的脑海中萦绕着,他非要弄个明白,他认为自己就是为了探索这些奥秘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绿色的草皮在秋雨中变成一片苍黛,雨说来就来,密集的雨点急射而下,打在人们的手上、脸上,带着丝丝疼痛。就在这绵绵无尽的等待中,3号探方突然发出一个令人惊奇的信号,使人为之一振。又有几枚蛋化石露出了头,从密集度和面积估计,这窝蛋约有30枚以上。这的确是令人振奋的时刻,多日来的劳累一扫而去。队员们开始精心地剔剥、拍照、做记录。他们像穿越了时空,攀登在一条通往远古的、迷津似的崎岖山路上,他们坚信努力攀登终会达到雄峻的山顶。

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焦点时刻》播出了《保卫国宝恐龙蛋》的专题片。镜头真实地记录了这次发掘的场面和规模,并对发掘队所取得的成绩和贡献给予高度赞扬和肯定。镜头推出:发掘工地的一角,队员们居住的猫耳洞内,铺草和被褥依稀可见。记者捡起一条印有“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字样的被子,用低沉的声音说:“我们年轻的考古队员们就是在这阴暗潮湿的猫耳洞里,在这寒风料峭的旷野里,为抢救国宝恐龙蛋,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与年华……”

得到高度评价与赞扬的发掘工作,为下一步的科学研究奠定了基础。截至1993年12月底,发掘工作基本结束,上田西坡这次共出土10窝恐龙蛋,176枚。经过4个月艰苦卓绝的工作,虽然发生了许多不尽如人意的事情,但是最终还是硕果累累,成绩显著。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news/show-4697-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