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首页 >> 2012 >> 第十一期 >>
新闻更新
下属网站

2012-11-24 14:13:07 作者:歆塬 来源:化石网 浏览次数:110 文字大小【】【】【

摘要: 研究人员正在进行化石DNA的研究(uux.cn) (化石网/歆塬 编译)在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的Mike Bunce博士眼中,已灭绝的古老动植物的残余物有着意义非凡的作用,他可以利用最新的研究方法来分析它们, ...

研究人员正在进行化石DNA的研究(uux.cn)

 

研究人员正在进行化石DNA的研究(uux.cn)

 

    (化石网/歆塬 编译)在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的Mike Bunce博士眼中,已灭绝的古老动植物的残余物有着意义非凡的作用,他可以利用最新的研究方法来分析它们,并从中得出如何保护它们在今天的后裔。这是一门主要利用化石DNA分析,同时结合孢粉分析、同位素测年等手段来进行研究的新兴学科,被称为“现代古生物保护学”。


    这门学科的发展基于目前丰富且先进的基因工具。化石只能告诉人们某个物种在某处生活过,而化石DNA分析则能告诉我们更多故事,例如某种基因型的消失、新类群的入侵等。现代澳大利亚袋獾由于基因型缺失易患一种传染性的面部肿瘤,而古时袋獾却都很健康,这种基因型缺失何时因何出现,面部肿瘤又是如何掌控袋獾的,这些问题,化石DNA分析都会给出答案。


    化石DNA分析还能告诉我们物种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如果对一段气候快速变化的时期进行分析,那么我们所能获得的信息将很有意义,比如对从1.8万年前末次冰期结束时到1万年前全新世开始这段时间进行化石DNA分析,会使我们观测到地球在气候转暖时期所做的“生物实验”。这对现今的全球气候变化也有借鉴意义。


    但是,尽管技术先进、理论完善,科学家们仍然需要一点点运气。澳大利亚独特的气候条件使得化石DNA能够保存上百万年,但是目前发现的最早化石DNA的时代仅为2万年前。他们经常从洞穴中采集沉积物,虽然仅有万分之一的机率能找到古DNA碎片,但他们说,科学本来就是需要坚持的。(化石网/歆塬 编译)

 

注意:转载请注明来源:化石网/歆塬 编译,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引用地址:http://web.uua.cn/zine/show-886-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